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498章 番外:往事

作者:雪中回眸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送走了洋人,又送走了蒙古人,天一天比一天寒冷起來。

    正是臘月里要過年了。

    年這個節日,在神州大地還是始終受重視的。

    再是太平盛世,百姓的生活也遠不是后世能比的。

    所以,過年準備吃喝就是最要緊的一件事。

    也不知北方人是如何想的,他們習慣于用一整個臘月預備好所有的東西,然后叫一家子整個正月里不干活。

    北方有句話,叫做:肥正月,瘦二月,半死不活三四月。

    便是形容這個的。正月里吃的好,講究也多。二月的時候,因為北方寒冷,多少還有些正月里存著的吃食。雖然素了,但是也不至于餓肚子。

    三四月的北方最是青黃不接,糧食沒有,就算是吃野菜也極少。

    總要等到五月里,這才能吃上當年的東西,所以最是艱難的就是三四月里了。

    今年,四爺忽然就生起了要與葉棗出宮去過年的心思。

    他也是無意中聽著一個小宮女哼歌的時候起了心思的。

    北方人到了年根兒底下,就有個說法說過了臘八就是年。

    四爺特地將那個小宮女帶去了毓秀宮叫她唱。

    小宮女緊張的不行,還是唱了。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臘八粥喝幾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麻糖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煮煮肉。二十七,殺年雞。二十八把面發。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玩一宿,大年初一親戚走!”

    葉棗愣著聽完,見四爺一直盯著她看,心思一動:“先賞她,唱的好!

    擺手。

    小亭子忙給那宮女拿了一個大荷包。

    宮女千恩萬謝的去了。

    “如何?”四爺眼神很亮,看著葉棗。

    葉棗無語的看他:“你覺得成?過年他們都要進來拜年的!

    您就別出幺蛾子了。

    “他們初一來,咱們就回來了!彼臓斈抗庾谱。

    “所以,您是要帶著我出去微服私訪體驗一下百姓過年?”葉棗無語的問。

    四爺就點頭,點了好幾下。

    葉棗想說您是微服私訪,出去也跟著一群人呢……

    可是對上四爺那亮晶晶的眼神,就如何也說不出口來了。

    過年這些事,她不稀奇,可四爺打小就生在皇宮里,他沒過過民間的年,他好奇。

    “行,既然你要體驗過年的感覺,也不必真的進百姓家,您去了,人家也沒法過了。記得咱們原來的莊子么?去那里好了。莊子上的人應該都還在,咱們體會體會百姓家的年如何?”葉棗道。

    四爺就笑了:“還是你想的周到!過幾日就去!”

    原來屬于四爺的莊子,那年葉棗跟四爺去過的那,一直都留著呢。

    沒賞賜出去。

    “孩子們呢?”葉棗問。

    “留著吧,弘昕得盯著朝政,朕走了總要有人做事。不過老八老九還小,可以帶著!彼臓斚肓讼,雖然也不想帶吧,但是孩子還小呢。

    “你既然不想帶,就叫弘昕盯著。我如今越發心疼弘昕了!比~棗瞪四爺。

    弘昕是她的兒子,她當然愿意看著他成長的好。

    自打做了太子,弘昕是真的做的很好。

    可是四爺未免太倚重他了,信任是絕對信任的。就是事情也真不少。

    “心疼孩子了?罷了,帶著,都帶著!朝政交給大臣們,也就十來天的功夫,翻不了天!莊子不就在郊外么,要是有急事兒,送來就是了。弘昕帶著,幾個皇子都帶著!”四爺笑道。

    “好!比~棗笑了笑。

    這種時候,帶著孩子也挺好的。

    他們也都沒體驗過外頭過年的感覺,就當是放松放松了。

    次日里,四爺將皇子們叫去了乾清宮,將這個事說了。

    皇子們面面相覷之后,心里都是一個念頭,這是皇阿瑪要出去玩兒……

    “本來朕的意思是弘昕要留下,不過你額娘心疼你,就一道去吧。去了莊子上,政事還是要辦的。朕也懶得管那么多,這些時候還是你要辛苦!彼臓敹⒅腙。

    弘昕好笑的應了。

    四爺想,不能叫棗棗知道他這么給弘昕壓力,可弘昕太聰明了,如今這點事真的不多。

    他能做好的。

    當然了,也不是就全然叫他做,自然有人幫他。

    他動嘴就是了。

    出了乾清宮,弘昀笑著拉弘念:“大哥,怎么說?出去過年去?”

    “咱們大了,哪能天天跟著,到時候看著吧!焙肽钚χ。

    他們都有家室有孩子的,估摸著偶爾過去看看就是了。

    幾個小皇子們留著差不多,他們也留下,就有點不懂事了。

    弘昀點頭,心想也是。

    雖然他才是皇上的兒子,但是他自打懂事了之后,還是比較信弘念的。

    弘念本人么,實在是進退有度。

    說真的,皇子們對這事還真是不怎么上心。

    沒到年紀呢,過年么,忙亂累罷了,他們可還沒四爺這種體會呢。

    但是也沒有人不愿意跟出去的。

    等到了臘月二十的時候,四爺就帶著一家子去了原來的莊子上了。

    這莊子,就連弘昀這個孩子都沒來過。

    所以對于大家來說,都是陌生的。

    倒是葉棗一下來,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笑了笑:“當初可是差點死在這!

    她其實也就來了那么一次,就差點被李氏打死。

    一輩子最慘的一回了。

    四爺也想起了往事,心想之前沒想到。

    “要是你不舒服就……”

    “有什么不舒服的,過去的事罷了!比~棗打斷。

    弘昕好奇的看:“額娘,這里發生過什么?”

    “哦!比~棗笑了笑:“也就是當年,額娘身份低,你皇阿瑪又傲嬌,叫額娘差點被李側福晉打死罷了。不算大事!

    說著,輕飄飄的看了四爺一眼。

    兩人相伴多年,四爺馬上就明白這一眼并不是說當初那一頓打。

    她真的記住的,是被四爺那時候丟在莊子上的事。

    那時候,四爺心里計較,計較她太過狠辣了些,所以故意留下她在莊子上住著。

    其實哪里是不要她,就想叫她求一聲罷了?蛇@狐貍,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不肯低頭。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 江西快三彩票 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福彩 广西快3遗漏统计值风采网 广西11选五5手机版走势图 佳永配资网上深圳配资平台排名可靠吗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爱彩乐江苏十一选五 福建11选5前三直 万达彩票app下载西西 股票交易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