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天下誰屬(4)

作者:要離刺荊軻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漢永始十年七月,天子以‘朕德薄而無后,有傷祖宗之德……英國公世子章,親朕皇叔,世宗之苗裔,允文允武,德才無雙,朕見賢而喜……乃問有司,有司皆云:今能安天下、保社稷者,非英國公世子不可……其令宗正,策英國公世子章,為皇太叔,為天下儲,社稷保!’

    于是,今年連兩歲都沒有,剛剛會叫阿媽、阿爹的張章,莫名其妙的披上了章服,戴上了九琉,然后被自己老爹,抱到了宣室殿上。

    然后,在京文武兩千石及有司司曹主官、鷹揚旅校尉以上軍官及關內侯以上的貴族,烏泱泱的兩千余人,在這宣室殿中,集體對著一個兩歲的稚子,頓首而拜:“臣等恭問皇太叔安!”

    自然,接著就是大赦天下。

    為了讓天下人更加清楚,并記住漢室法統,將要從劉氏轉移到張氏身上的未來。

    張越更是放出了他憋了許久的一個大招:太學、武苑擴招!

    以皇太叔得策,命太學、武苑今年的錄取名額,各增加五千個!

    同時,增加今年考舉的錄取范圍。

    這兩個組合拳一下來,整個天下,都沉浸在了‘國家有儲’的喜悅中。

    統治階級,特別是地主、富商與權貴們,拍手稱快。

    原因很簡單,能考上太學、武苑的,自然大多數都是他們的子侄。

    當然了,寒門士子也有機會。

    但那太渺茫了!

    可以說是萬中無一!

    旁的不談,教育資源的不平等與練習、復習的強度,就能讓上層人家的子侄,將寒門子弟遠遠的甩在身后。

    寒門學子再刻苦,能比得上那些從小就有名師教導,蒙學開始,就不計成本的做著各種習題冊,數年甚至十余年題海戰術磨礪出來的精英?

    至于考舉,那上層的優勢就更大了。

    都不需要出盤外招,單單就是一個知識儲備與見識差距,就足夠讓他們將絕大多數的重點職位包攬。

    哪怕張越拉偏架,也攔不住這些人在國家關鍵機構與關鍵部門中的位置越來越多。

    所以,這其實就是定向的在對上層統治者釋放福利。

    而且是光明正大的釋放福利!

    自然,哪怕是最頑固的鐵桿漢家忠臣,也沒辦法拒絕這樣的好處。

    更何況,這種人其實早就已經差不多絕種了。

    士大夫們,更是在得知了這個事情后,立刻就開始全方位洗地了。

    “這怎么能算篡國呢?”

    “英國公世子也是世宗之后,大漢苗裔!”

    “什么?你居然說‘出嫁從夫’,南陽公主既然出嫁,其子嗣就不該被視作劉氏之后?”

    “漢律上可不是這么說的哦!”

    “就是民間的女兒,嫁出去后,也是有權力繼承父母遺產的呀!”

    “不然,何必給嫁妝呢?!”

    “所以啊……公等何須驚慌?”

    “皇太叔未來即位,吾等依然是漢臣,依然有漢祿可食!”

    “至于天子改姓張了……”

    “堯舜禹,異姓而王天下,其法統從未斷絕!”

    于是,地就被洗的干干凈凈。

    輿論上,特別是各大學派的報刊,在審查官員的督促下,紛紛發表文章,無限跪舔長安的決定和天子圣旨。

    許多不要臉的人,甚至將此事與當年堯傳舜聯系起來。

    漢家堯后,而張氏舜后的說法,一時流行天下。

    廣大人民,自然是士大夫們說什么,他們就信什么。

    特別是在張越的基本盤,齊楚的東南之地與河西四郡,各地百姓,紛紛歡慶起來。

    煙花爆竹的銷量章章攀升。

    而在朝中,兩千石列侯們,更加開心。

    因為,如今皇太叔既立,那自然,大家伙都成為了從龍功臣。

    于是,論功行賞,人人有份。

    執政們,紛紛從候爵,變成了公爵。

    便是出外的執政,也得到了晉升。

    張安世封夏國公、丙吉封楚國公、王莽加虞國公。

    而作為皇太叔的生父,張越更是直接晉為英王。

    南陵公主也成為了英王王后。

    此外,張越長嫂被尊為秦國夫人,亡兄被追封為秦國公,張越的三代先人,也都得到追封。

    總之,就是一場熱熱鬧鬧的分蛋糕。

    大家都分到了好處,得到了利益。

    人人開心,人人高興。

    除了小皇帝。

    但沒有人關心這個小皇帝,也沒有人在乎他的想法。

    在這紛紛擾擾中,前線再次傳來捷報——王師克定溈水,直趨大夏故地,并土五千里,有三十五小王來降!

    這簡直就是犁庭掃穴一般的速度與效率。

    到八月底,捷報再來:王師先鋒克定大梁,偽魏大梁留守蕭千墨引兵西走。

    于是,漢家疆土,直接來到了中亞與南亞之間的章點。

    同時也切斷了衛律與李陵聯系的通道。

    如此,整個身毒,已經是漢軍的盤中餐。

    但打到這里,張越卻及時的下令,暫時中止了進軍,命令各部原地待命,同時發布命令,要求已征服地區的所有城邦、王國都選派代表,來到長安面圣。

    這其實就是要奠定下將來殖民統治的法理基礎,并定下未來漢家在這些地區的權益。

    所以,張越就從故紙堆里,把宗周的朝貢體系擦了擦灰塵,挖了出來。

    然后指示御史臺和尚書臺,設計全新的朝貢體系。

    簡而意之,就是要設計一套漢與各附屬城邦、王國的分贓協議。

    而這一命令,其實也表明了漢家無意吞并蔥嶺以西、楚河以南的廣大地區。

    更不會在當地實行直接統治、委派官員什么的。

    漢家只想要這些地方的資源、財富,并將之變成漢家商品的傾銷地以及妹子的進口地。

    用資源、財富,來喂飽人口日益增加的漢室臣民的胃,同時,用大量的妹子來纏住那些精力旺盛的年輕人。

    讓他們乖乖的上班、種地,為國家為天下發光發熱。

    好叫漢室可以較為平穩的渡過,工業革命前后的危險時間。

    永始十年十一月,大梁的漢西域都護府都護、楚國公丙吉表奏長安,稱使安西使團,已經抵達大梁,并帶回一個李陵的答復:李陵放棄帝號,自稱魏王,并請求天子冊封,同時,將其領土西垂,海灣一角之土,敬獻天子,為天子度假之地。

    張越聞之大喜,立刻派出自己的親信胡建,命令他馬上前往江都,并指揮剛剛建成的五艘遠洋炮艦,橫渡大洋,前往遠西之地,接收當地,并在海濱擇址建立港口。

    其名曰:鎮西港!

    他更親自以天子的名義下詔,將李陵所割讓的那塊海灣之地,并為漢家疆土,賜名‘遠西郡’,為天子親領之土。

    這當然是他在給自己的子孫后代謀福利!

    如此,即使未來,他的子孫的權力被徹底架空,變成今天的小皇帝一樣的傀儡。

    也能憑借著那沙漠地下,無窮無盡的黑色黃金,子子輩輩衣食無憂!

    后記(1)

    漢紀兩百二十五年,興平四年七月。

    一艘黑色的戰艦,劈波斬浪,在風暴中依然堅定向前。

    戰艦的桅桿上,黑色的龍旗,迎著風暴高高飄揚。

    穿著絳黑色的海軍軍服,胸前掛滿了爵位勛章的將軍,走到艦橋上的甲板,然后他看到了正在艦橋上抱著手沉默的一個年輕人。

    于是,將軍對年輕人行了一個傳統的,只有貴族之間才會互致的禮儀——他微微作揖,身體前傾,雙手合十而拜:“世子殿下,您在想什么呢?”

    年輕人回過頭,看著將軍,也回了一個同等的禮章,然后答道:“不瞞君候,孤方才在想……”

    “一百年前,孤的先祖與劉氏、張氏的先祖,在長安城中共同立誓……”

    “以天下為重,共尊漢室,扶保社稷……”

    “從此海內歸一,天下皆漢……”

    “是為中央之國,地上天朝!”

    將軍聽著,肅然起敬,跟著感慨道:“開國元勛們,殫精竭慮,舍小家而用大家之義,放棄爭議,以兄弟手足相待,父子叔侄論敘……”

    “這是吾等后輩所遠遠不及的,也是元勛們之所以被稱為圣人,永為后世垂記的緣故!”

    一百年前,英王世子張章、唐王李玄機、漢王劉去病,在長安盟誓,約法天下。

    以漢為天下主,社稷王。

    漢帝之位,劉氏天子禪讓英王世子章,而漢帝自去帝號,改稱漢王,移身毒,最后建都身毒的濱海之地,稱新長安(孟買)。

    但其實,彼時的帝王之位,已經只是名譽性質的頭銜。

    國家真正的權力,歸于內閣與州郡大臣、賢良文學共商會議。

    而且,因為張氏虎踞神州本土,劉氏則據身毒之土,李氏唐王,居于遠西之濱。

    彼此相距遙遠,以當時的條件,一年也未必能有幾次官方往來。

    所以,彼時三王盟誓,以兄弟叔侄論敘有關方面的地位。

    張氏為兄,劉氏、李氏為弟。

    同時,有關各方,實行自治。

    各有各自獨立的軍事、外交、財政、立法與體制。

    但十年后,情況就有了新的變化。

    被漢軍趕出身毒,流亡海疆的衛氏,橫渡大洋,泛舟于扶桑,發現了殷商遺民所居的新大陸。

    隨即衛律之子衛殷率軍入主扶桑,重建大魏。

    然后,衛殷遣使來長安,與漢協商,由之,漢室大家庭多了一個以殷商大陸為地盤的新兄弟、新手足。

    其后數十年,不斷有貴族、遺民,泛海西走,進入新大陸,割據那些未曾被魏控制的地方。

    于是建立起了數十上百個大大小小的公國、候國。

    而這些國家,一方面臣屬建都于大梁(紐約)的大魏,另一方面,也受長安冊封,為漢臣。

    至此,大漢帝國,形成了四個主要支系組成的帝國。

    東有中國,西有大唐,南有大漢,北有大魏。

    其中,中國依然實行執政大夫議政制度,并建立健全了賢良方士與郡國兩千石共商的體制。

    還修正了法律,通過《天子之法》,實行大一統制度。

    既全國服從中樞,中樞服從丞相的體制,而丞相及中樞執政,則從天下郡國兩千石中選拔,每任執政不得超過兩任,且不得連任。

    更有潛規則,不允許同一家族(五代以內的血緣關系)之人,連續出任執政或者丞相。

    而移于身毒的漢王,則在新長安,建立了宗周的藩王體系。

    依托著身毒海濱地區,通過控制和扶持身毒土著的土王,進兒實現統治。

    至于遠西的大唐,則實行著標準的軍國體制。

    唐王威權自用,說一不二。

    一邊捶打著那歐羅巴的羅馬人和日耳曼、高盧人,一邊從中國大量遷徙人口,爭取移民。

    最奇特的,則是殷商大陸上的大魏。

    自從魏文王衛殷建都大梁后,這大魏就一邊模仿和學習中國之制,也建立了執政大夫制度,一邊又學大唐,強調魏王的地位與神圣。

    所以,就搞出個四不像。

    而大漢帝國,如此混亂和龐大的體系。

    自然是給子孫后代,留下了不知道多少頭疼的事情。

    到了如今,這種事情,綜合到一起,已經是讓這偌大的帝國,陷入了嚴重的爭議與分歧之中。

    也就幸虧,當年那位丞相,如今被尊為圣王的英武王張子重,在其人生的最后幾年,不顧老邁之軀,連續出訪唐、漢、魏。

    又說服本土的貴族和官員,終于在其臨終前,確定了最終的國家聯合體制為聯邦帝國!

    中國是兄長,其他三國是弟弟。

    兄長負有對弟弟們的責任與義務。

    弟弟們則為了對兄長感謝,愿意將外交、軍事的權力上交哥哥。

    各國只保留最基本的軍事權力,譬如警衛、護軍、衛生醫療等等。

    但遂行戰爭的軍隊,則全部受長安指揮。

    此外,各國還同意,愿意修改各自的法律和制度,使其不與中國的根本法違背。

    所謂根本法,便是俗稱憲法的那十二部法律。

    此外,各國還上繳了大部分的財政權,只保留一部分稅收,用于維持本地地方官員的開支。

    當然了,做出了這么多犧牲。

    作為本土的中國,犧牲也很大。

    不僅僅是經濟上,要扶持這些落后的欠發達的弟弟們。

    更要全面負擔各國的國防與海防,同時還要承擔起救災和賑災的責任。

    此外最重要的就是正治上的讓步了。

    丞相,這一代表天子,遂行統治的職位以及輔佐丞相的執政大夫們,也需要由三國的兩千石、貴族們選舉。

    而且,為了照顧這些弟弟們,三國在選舉中還頗有優勢。

    一般,只要一國橫下心來支持某位候選人,丞相未必能選上,但執政大夫卻穩穩的。

    在史書上,這些事情,自然是被記錄偉光正。

    天子、英武王、魏文王、漢宣王、唐明王,個個都是為國為民,個個都是舍小家而顧大家。

    但只有局中人才知道,當年的事態有多么兇險!

    年輕人就深知這一點。

    他看著腳下的這艘鋼鐵戰艦,以及艦首那三聯裝的巨大炮口。

    便想起了自己祖父和自己說過的事情:“永德三十二年正月,漢丞相英王張毅,親乘伏波號戰列艦,率一百三十二艘戰艦組成的無敵艦隊,巡游四海,艦隊所至,所向睥睨!”

    “羅馬龐貝港,因其不臣,而被三輪炮擊,毀于齏粉!”

    “于是,英王幸成紀港,與明王會……明王退而語左右:英王雖老,其人如虎,孤與英王會,只覺如芒在背,如針在身,只能唯唯喏,三拜而稽首……”

    所以,哪有什么舍小家顧大家,哪有什么元勛先王,棄小義而歸中國,天下兄弟手足如一家。

    分明就是人家,巨艦大炮,不敢不服!

    想著這些事情,年輕的唐王世子,便撫摸上了自己腰間的唐王佩劍。

    這時,前方忽然有燈光照射而來。

    在風浪的盡頭,一座巨大的軍港,已是近在眼前。

    “新江都到了!”將軍看著前方的港口,欣喜不已。

    而年輕的唐王世子也連忙探頭看去,就見那軍港前方,有一艘巨艦,正在準備入港。

    龐大的艦身,宛如海島一樣,一座座巨大的炮口,讓人望而生畏。

    “這是長安號吧!”

    “傳說排水量八萬噸的巨艦……”唐王世子感慨著:“漢洋艦隊的旗艦!”

    將軍卻是搖搖頭,道:“世子,您看,這艘的弦號是甲乙,乃是長安號的姊妹艦雒陽號,去年剛剛入役的東海艦隊旗艦……”

    “雒陽號既來,安樂公主殿下,應該也到了……”

    年輕的唐王世子頓時就苦瓜著一張臉。

    如今,隨著大漢帝國的不斷發展,各國王室基本都已經喪失了權力,或者主動放棄了干涉正治,轉而開始歌舞升平,玩起了垂拱而治。

    但王室的年輕人,卻都要作秀。

    或參軍,又入學,與平民同在。

    這樣才方便那些御用文人和;庶h的人,在報紙上吹噓‘王室有賢才,天下有!。

    安樂公主殿下,正是如今的天子愛女。

    同時也是所有王室成員恐懼的源頭。

    因為這位公主殿下,年不過二十,就已經大漢東海艦隊的軍候。

    從小到大,這位殿下都是標準的別人家的孩子。

    各國王室子弟,無不活在這位殿下的陰影下。

    更麻煩的是——這位殿下,迄今未婚。

    而張家天子,素來都是愛女狂魔——因為那位英武王在世時,就以愛女而天下知名。

    所以之后歷代天子,為了標榜自己乃是真正的武王后裔,也都開始了秀愛女天賦。

    而如今的天子,即位已經十五年了,但卻只有這么一個女兒!

    這就更加加重了這位安樂殿下的名聲與地位。

    于是,漢、唐、魏,從君王到大臣到國民,無不殷殷期盼著自己的世子,可以抱得美人歸。

    唐王世子來此,就是來相親的。

    除了他,魏王世子和漢王世子,也都在磨刀霍霍。

    想到這里,唐王世子便從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一張照片。

    黑白色的相片上,一位身穿著標準的海軍黑色軍服,戴著一頂平頂帽,持著利劍,站在巨大的炮口前,英姿颯爽的公主,正在揮手微笑。

    而這張照片,也是目前天下知名度最廣的照片之一。

    就在此時,遠方忽然傳來汽笛聲。

    唐王世子聞聲看過去,卻見是兩艘小小的汽輪船,在風暴中慌不擇路的疾馳。

    而在他們身后,一艘掛著漢王旗幟的海警船窮追不舍。

    “這樣的天氣,居然都有人敢犯禁出!碧仆跏雷訃@道:“他們不要命了嗎?!”

    如今的中國,是真正的地上天朝,中央之國。

    中國憲法明文規定,所有海濱的所有產出,全數歸于天子所有。

    因為這是上天給天子的產業。

    但天子仁德,準許中國人民從海洋中采用屬于他的資源。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這樣做。

    為了長遠發展和子孫后代,憲法授權各聯邦王國,制定符合區域和地區資源現狀的政策。

    實行配額捕撈。

    于是,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非中國人該怎么辦?

    答案當然是禁止!

    在從前,這個問題不大,有能力出海進行機械化捕撈的,只有中國人。

    但最近十幾年,隨著本土的產業升級,大量淘汰的蒸汽船被賣給了各地的土著。

    這些人無法得到配額,就只能從事運輸業,靠給企業和官府轉運物資,賺點辛苦錢。

    但,毫無疑問,利潤最大的依舊是捕撈業。

    所以,違禁之事,層出不窮。

    唐王治下還好,大部分居民早已經歸化。

    但漢王之地,卻是出了名的混亂。

    特別是隨著漢王地區承接了來自中國本土的工業轉移,勞動力需求暴增,大量土著進入城市。

    這個問題便層出不窮。

    所以,漢王的海警隊伍,連年擴編。

    到得如今,已經擁有了上百艘海警船和漁政船,準備打擊違法捕撈和非法捕撈。

    自然,土著賣來的汽輪船,是怎么都跑不過這些漢王從中國本土的江都造船廠訂購的船只的。

    所以,沒多久,海警船就追上了那兩艘逃竄的汽輪船。

    接著,就是端著鋼槍的海警警員,登上了那兩艘船,將船上的人一個一個的抓進了海警船。

    等待他們的將是勞役和嚴苛的處罰!

    但,年輕的唐王世子,一點都不同情這些人。

    在他前面的將軍,看到這一幕更是吐了口吐沫:“他們這是自找的!”

    “自作孽,不可救藥!”

    想當年,江都候辛慶忌,初建江都城,好心好意,要將仁義與王化推廣給這身毒的土著。

    結果,他們選擇了拒絕,并進行了反抗。

    自那以后,再也沒有人想在這片土地上推廣王化與仁義。

    最多,接收一批高層貴族和土王子弟,將這些人培養成士大夫。

    而這些新興士大夫們,在接收了漢家的文化與教育后,在城市中,在遇到中國人時,個個都是滿嘴子曰。

    但回過頭去,欺壓自己人,毫不手軟。

    迄今為止,這片土地上的土著,都是有等級的。

    后記(2)

    在引水船的引領下,唐王世子所乘坐的戰艦,緩緩的在駁船牽引下,入駐軍港的泊位。

    巍峨的艦船,抵靠碼頭。

    旋即,碼頭上傳來了鐘鼓琴瑟之聲。

    樂隊開始奏響大唐王室,頌揚其先祖的《唐王破陣樂》。

    說的是唐武王李陵在臨終時,回憶自己一生戎馬生涯,并追述先祖老子李耳的光輝一生,并教訓世子明王李玄機,要求他立誓扶保大漢,以天下為己任的故事。

    樂聲開始激昂而宏大,仿佛有萬馬奔騰。

    隨后漸漸低回婉轉,悠揚慷慨。

    最終,樂聲悠揚,似沉沉低吟。

    年輕的唐王世子,在樂聲中,從艦橋上走下去。

    身著傳統的漢軍黑色甲胄的儀仗隊,立刻全體敬禮:“致敬!賢明的唐王,老子之后,天下之子,西垂之主!”

    唐王世子連忙回了一個軍禮,鄭重而嚴肅。

    一輛懸掛著漢王王室旗幟的馬車,駛到唐王世子面前,穿著代表劉氏王室明黃色的儒袍的宮內大臣,從馬車上走下來,來到唐王世子面前,屈膝而拜:“奉漢王命,臣漢宮內尚書大臣張奉安,恭迎世子殿下!”

    唐王世子立刻上前回拜:“不敢,有勞漢王世叔,有勞張尚書……”

    但心里面卻不免有些吐槽,這老劉家的食古不化!

    長安那邊的張氏天子,早就棄用了馬車這種東西。

    如今出行,都是乘坐長安汽車廠專門為天子打造的裝甲車。

    而在大唐,成紀汽車制造公司出產的甲殼車,也是風行一時。

    去年光是在大唐境內的二十三郡就賣了三十萬輛出去!

    反正,大唐旁直屬天子的遠西郡,這些年每年都發現了油田。

    動輒產量就是幾十萬噸、百萬噸。

    燒油和用氣可便宜了!

    而在殷商大陸那邊的衛家,也同樣很豪氣!

    老衛家這些年迷上了養牛,一口氣開了幾百個牧場,專門向本土傾銷牛肉、豬肉和雞肉。

    一年就能賣去上千萬噸的肉類。

    搞得本土的畜牧業幾乎破產,數不清的農民開始給中樞寫信,要求控制老衛家的傾銷行為。

    不過,中樞根本不理會這些事情,只是要求農民轉行,并且愿意提供貸款。

    沒辦法,大魏那邊,是本土最重要的市場之一。

    本土生產的機械和工業產品,有一半是賣去大魏和大魏控制的殷商諸陸。

    有四千萬的工人,要靠殷商的市場。

    而且,殷商廉價的肉類和糧食供應,也能很好的緩解這些年來,因為通貨膨脹給工人造成的問題。

    畢竟,當年那位圣王就說過了——民有食則不亂。

    老百姓,特別是城市里工廠里的工人,只要肚子不餓,就不會造反的。

    想著這些事情,唐王世子就已經乘坐著漢王派來的馬車,駛向皇宮方向。

    一路,在軍隊的護送下,穿過繁榮的街道,進入煙囪林立的工廠區。

    于是,唐王世子看到了數不清的膚色漆黑的工人,從工廠中魚貫而出的壯觀場面。

    “這些年,漢王為了發展工業,雇傭的土著是越來越多了啊……”唐王世子憂心忡忡的道:“漢王就不怕這些人鬧出問題來嗎?”

    本土前些年,可是在墨家和法家的鼓噪下,開始了一場為期數年,聲勢浩大的‘大上書’活動。

    上百萬工人,同時走出工廠,在墨家和法家的賢良文學率領下,浩浩蕩蕩走向未央宮。

    向張氏天子和當政諸公上書。

    要求天子出面,向中樞施壓。

    要求中樞約束各方,優化工作條件和薪酬待遇。

    最終,已經整整五十年沒有干涉正治的張氏天子,再次干政。

    天子的聲音,通過全國廣播,出現在了每一個人耳中。

    廣播中,當政天子宣布實行全國緊急狀態,并承認在過去,對人民尤其是工人,虧欠太多。

    于是,他宣布,立刻終止本屆中樞,解散本屆賢良文學與州郡大臣協商會議。

    全國在半年內,重新選舉。

    于是,就選出了一個有濃厚墨家和法家色彩的中樞。

    十二執政,有一半都是法家、墨家出生。

    就這樣,四時辰工作制度,被立法確認,最低薪酬制度也得到立法。

    同時,還宣布禁止一切人身束縛。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那事之后,當時的天子宣布退位,理由是‘祖宗法度,天子干政,乃不得已為之之事,今朕干政,雖為天下,乃不得已為之,但為祖宗計,朕當退位,以警后來者!’。

    于是,天子退位,太子登基。

    張氏再次鞏固了自己在天下士民中的光輝形象。

    ;庶h大吹大擂,百姓感激流涕,憲法派更是和打了雞血一樣。

    聯邦各國的報紙與輿論也跟著鼓吹,說什么‘中國之制,普天之制’,結果就把歐羅巴各國都給忽悠瘸了,大量人才流失,好不容易派去聯邦王國留學的留學生畢業后一個也沒有回去,都留在了中國‘為普世之真理而建設’。

    然而,唐王世子知道,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中國本土才開始向外轉移工業。

    鋼鐵廠、機械廠、紡織廠,紛紛遷徙出去。

    本土留下的都是高精尖的產業。

    也是從那時候起,漢王控制的資本,開始大力承接來自的紡織與鋼鐵產業。

    因為缺乏勞動力,所以不得不雇傭附屬漢王的土王土著們。

    聽到世子的疑問,在世子身旁服侍的一個女官笑了起來,答道:“世子殿下放心,這些土著翻不了天!”

    “且不說,他們能來漢王治下,這本身已是洪恩浩蕩……”

    “生活比他們從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彼輩又素來逆來順受,以非暴力而聞名……”

    “最重要的是……漢王內閣,向長安中樞申請,得到了三個裝甲旅的增援……”

    “彼輩若敢反抗……”

    “真以為,吾國的機槍不利,裝甲不堅?!”

    唐王世子聽著,卻是想起了當年,本土的資本猖獗的盛況。

    那時,傳說資本大鱷袁家,直接養了裝備上千挺機槍的私人武裝,工人膽敢暴動,就是用機槍掃射,制造了臭名昭著的庚子大慘案!

    直接導致了袁家的倒臺,也導致了中樞出臺了《反資本法》,強制的解體了許多壟斷性的大企業和大家族。

    但那是本土。

    有著數不清的報紙在盯著,有著大批精力旺盛正義感過剩的年輕人鼓噪。

    在這身毒,若漢王用機槍掃土著,裝甲壓工人。

    恐怕本土那邊會裝作不知道。

    所以,唐王世子嘆道:“或許,人生就是這樣吧!”

    “他們要怪,就只能怪他們非是漢人吧!”

    如今,這世界,漢人與漢人,簡直是兩種生物!

    按照歐羅巴那邊的人說法是,漢人占據了地球上百分百的海洋資源,百分九十的黃金、石油、天然氣、鐵礦石、銅礦石資源。

    同時,還占據了地球上最好的牧場,最大的農場。

    全球最長的十條河流,有七條是漢人的。

    最高的二十座高山,有十三座是‘中國神圣不可侵犯之領土’。

    所以,即使如今漢家人口,已經突破了四萬萬,占據了全球人口的五成。

    但,如此龐大的人口,卻沒有任何饑荒之虞。

    本土的工人,甚至可以得到四時辰工作制與最低薪酬制的保障。

    哪怕是聯邦王國內部,漢人也是衣食無憂,中上層更是可以獲得整整十二年的教育時間。

    而走出聯邦王國的直屬地區,看看外界,情況就是截然不同。

    遍地餓殍,滿目瘡痍。

    歐羅巴的羅馬人和高盧、日耳曼之間的戰爭,持續了三十年,迄今都沒有消停的跡象,數百萬人在戰爭中死去。

    昆侖州各邦,為了向長安朝貢的資格,打了十五年的朝貢戰爭,死去了整整五百萬人!

    北地的匈奴,在冰天雪地的匈奴地和侵略的羅馬人,也打了差不多斷斷續續一百年的戰爭。

    從冷兵器時代,打到了排隊槍斃時代,如今更是進入了火炮對轟的時代。

    雙方邊境上的塹壕,挖了三千多里,埋設的地雷,超過了一萬萬顆!

    而反觀中國呢?

    據說本土那邊,開始了新的工業革命。

    燃氣機和電機,被廣泛應用。

    墨家主持的墨苑,更是宣布,將在明年,發射一顆火箭,實驗登天之事。

    至于跨洲際的飛行,在十年前就已經開始了。

    冰箱、電視機、摩托車,也開始陸陸續續的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中。

    正應了去年長安時報的社評: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放下車簾,唐王世子就笑了起來,他道:“吾輩能生于這個時代,生為漢人,中國貴胄,何其幸也!”

    ………………………………

    全書終~

    本作品由爬書網 www.766370.buzz提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