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23章 兩個傻子的故事

作者:小糖豆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766370.buzz】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拍賣會結束的時候,原本歐陽一線是準備留下魏子杰,讓他直接在會所住下的,但卻被魏子杰給拒絕了,說自己已經定了酒店,燕京大酒店,歐陽一線也就沒有再強求。

    之所以住在燕京大酒店,其實不是因為這里的環境好什么的,而是因為這里距離花語住的燕京醫院比較近。

    燕京大酒店的位置,就在燕京醫院的斜對面,從醫院出了門第一眼魏子杰就看見了這里。

    當然,之前住店的錢還是花落掏的,魏子杰自己之前的確是太窮了。

    魏子杰到停車場的時候,付玉玲和她的五個保鏢已經不在那里了。

    只不過他剛剛離開沒多久,付家的人就找上了歐陽一線,興師問罪。

    “說說吧,這件事怎么辦,我姑姑竟然在你們停車場被人給玷污了,這件事,如果你敢說你沒有責任的話,信不信我一口痰吐你臉上!

    付祥杰即便是在和歐陽一線說話的時候,語氣也十分狂妄,眼睛像是一頭狼一樣盯著他。

    不過歐陽一線自然不會被他激怒而亂了陣腳,輕笑著擺擺手說道:“這個事情即便你不找我,我也會找你的,發生這種事情,我只能說,我很遺憾,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答應你,會把停車場所有的錄像視頻都給刪掉,但是那些人的嘴,我可沒把握能全部封住了!

    他愜意的靠在沙發上看著付祥杰輕松的說道,然后看著付祥杰的臉色從囂張跋扈變成了陰沉深邃,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這個家伙雖然很難纏,但也不是沒辦法對付。

    付玉玲的事情發生后,他就做了很多準備,確保萬無一失,不然的話,他也沒那么好的心情能夠在看臺上陪著魏子杰瞎鬧騰了。

    當然,他也知道付祥杰這么生氣并不是為了他那個姑姑在伸張正義。

    如果他真有這個心的話,之前在拍賣會上,他就叫喚起來了。

    但他沒有,顯然,他也知道那么做的話會引發什么樣的后果。

    對于歐陽一線手上有監控錄像這種事,他也早就猜到了。

    他之所以這么生氣,其實只是想找個借口出口氣,他那個姑姑,別說歐陽一線看不起,他自己也看不起,那個女人的確把好多事情都做的太過了。

    如果不是因為老爺子一直護著她的話,她早就被掃地出門了。

    “你難道就非要護著那個鬼天涯嗎,他到底給了你什么好處,難道就因為他便宜賣給了你百分之五的股份?”在自己姑姑的事情上占不到便宜,付祥杰很干脆的轉移了話題,說出了自己的真實來意。

    “你弄錯情況了!睔W陽一線搖了搖頭說道:“事實上,我之前的確是大意了,不然的話,我不會只給他要百分之五的股份,而是百分之十五,你也許不知道,他之前準備把所有的股份都給我,可我沒要,你應該感謝我,要不然的話,你現在也不可能擁有那多余的百分之十股份,不是嗎!

    付祥杰雖然狂傲,但卻不是傻子,聽到歐陽一線的話,頓時就露出了一臉驚訝,目光里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

    “你說什么,他竟然早就準備把所有的股份都賣給你,他瘋了嗎!备断榻艿纱笱劬φf道:“不過,即便是他真敢賣,你敢要嗎!

    “你說呢?”歐陽一線不屑的說道:“我即便自己沒把握全部吃了,我也能轉手賣給你們,不是么,如果我賣給你們都話,可不會用一百五十億這種價格,你認為呢!

    付祥杰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他當然知道歐陽一線說的是實話。

    “不說這個問題,我就問你,你的底線在哪里!备断榻芎鋈凰痤^,看著歐陽一線目光炯炯的問道。

    歐陽一線眉頭皺了起來,沉默良久,忽然非常認真的看著付祥杰問道:“你難道非要和他爭一口氣不成?”

    付祥杰幾乎是在嘶吼,道:“當然,即便是我沒有付玉玲的事情,我也不會和他罷休,那個花落是我的女人!

    “我倒是把這個事情給忘了!睔W陽一線很隨意的說道:“那我就愛莫能助了,不過身為你的對手,我還是勸告你一句,別對那個人動什么歪腦筋,不然你真的會很麻煩的!

    “我反正是永遠也不會成為他的敵人,如果哪一天,他需要我表態對其他三家開戰,我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他,不知道這個答案你滿不滿意!

    歐陽一線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格外認真了起來,眼睛中閃爍著睿智的光芒。

    付祥杰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人,他忽然發現,自己這一趟似乎就不應該來。

    不管因為任何原因,歐陽一線堅定的站在那個鬼天涯那邊這種情況,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付祥杰不是蠢人,他雖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心思卻極為縝密,不然的話,也不會成為燕京四公子之一,和歐陽一線比肩了。

    感覺到自己的目的落空,他也不和歐陽一線浪費時間,很快就離開了晴天會所。

    剛剛大價錢買了幽冥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他現在還要回去給家里的幾個老家伙匯報情況。

    帶著花落,魏子杰并沒有直接回酒店,而是先去了燕京醫院,陪著花語坐了一會,然后才帶著花落回到了酒店。

    剛剛在醫院的時候,他還不感覺什么,但現在一回到酒店,看著身旁靚麗的身影,他的內心不由就悸動了起來。

    準確的說,魏子杰絕對算是一個標準色狼。

    他幾乎是那種離了女人就活不下去的人。

    縱觀他的成長旅程,幾乎無時不刻,他身邊都有形形色色的女人在圍繞陪伴著。

    還有個關鍵的問題是,在魏子杰的心里,花落本來就是他的女人。

    如果說天賜世界只是一個精神世界的話,那么在那個精神世界中,魏子杰和花落絕對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

    只是現在這種情況,讓他主動提出讓花落跟著自己回房,他還真有些開不了口。

    先不說花語此刻還在醫院躺著,就說花落本身的想法他也猜不透。

    萬一人家到了現實中不認賬了可怎么辦呢?

    硬來那種沒品的事情他可做不出來。

    帶著這種糾結的心理,魏子杰先把花落送到了她的房間門口。

    “進來坐會吧!蔽鹤咏苷胝覀借口進去坐會,伺機看看花落究竟是什么反應,看看能不能把她給推倒,就聽到花落沖著他說道。

    “啊,好啊!毙腋淼奶蝗涣,魏子杰差點就暴露了自己內心的歪念頭,急忙朝門里走去。

    剛進去,還沒等他想明白怎么試探一下花落的反應,一個身影就鉆進了他的懷里。

    在他目瞪口呆的時候,一個紅唇湊了上來堵住了他的嘴。

    魏子杰愣了一下,隨即就反應了過來,更加熱情的回應了過去。

    激情,從門口到床上,一直到臨門一腳的時候,魏子杰才忽然停了下來,因為他這時候才愕然的發現,身下這個女人,竟然還是處子。

    他忽然清醒,想到花落并不是天賜世界中他的許多女人,在這個世界她還只是一個大一點的女孩而已。

    “對不起,我有些太沖動了!币庾R到自己的錯誤,魏子杰急忙道歉,同時緊緊抱著花落的手卻抱得更緊了。

    “傻瓜,我又沒說什么,而且,我也想要你了!被鋬裳蹘е造F看著魏子杰,瞬間就把原本就十分躁動的魏子杰給挑逗了起來。

    “那你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魏子杰嘿嘿一笑,隨即高歌猛進。

    只是他剛剛進入,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這感覺,怎么像是在天賜世界中的那種感覺,難道說,我的雙修術在這個世界一樣有用?”

    想到這一點,魏子杰立馬就興奮了起來,不管三七二十一運轉起了體內的元氣。

    花落也是在天賜世界呆過的人,魏子杰的元氣剛剛入體她還沒感覺什么,但很快,她的眼睛就瞪圓了,不可思議的盯著魏子杰。

    “感覺到了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就是把這些東西給帶出來了,你試著運轉你最厲害的心法,看看有沒有用!

    看到花落的表情,魏子杰就知道她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嘿嘿笑道。

    “好!被湟仓垃F在不是說話的時候,立馬開始調息了起來。

    或許因為興奮,她處子之身丟失時候的那一絲痛楚都被她直接給忽略了。

    只是很快,魏子杰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他們兩個折騰的時候,消耗的靈氣非常大,空氣中的靈氣實在是太稀薄了,根本不足以供給兩個人此刻的消耗。

    很快,魏子杰體內的靈氣就被消耗殆盡。

    無奈,魏子杰只能一揮手,把今天在拍賣會上買的那些玉石全部拿了出來,一巴掌拍碎,任由其中的靈氣全部滿溢出來。

    幾個小時后,魏子杰和花落終于停了下來。

    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他們兩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滿足的表情。

    地上,無數白色的粉末隨意的飄蕩著,就像是什么碎了一樣。

    這些,都是魏子杰買的那些玉石被吸干了靈氣之后的殘留物。

    “真沒想到,你竟然能把修為從天賜世界帶了出來!被渑吭谖鹤咏苌砩洗謿庹f道:“不行了,我給你折騰的渾身都軟!

    “不對啊,我只感覺到你的修為提升的好快,現在已經有筑基三層的修為了吧!蔽鹤咏芎俸僖恍Φ溃骸耙,我們再來一次?剛剛還沒感覺是什么滋味就過去了!

    “不要!被浼泵暗,只是哪里反抗得過魏子杰,一翻身就別壓在了身下,隨即房間里又傳出了陣陣巫山云雨的聲音。

    第二天早上,魏子杰和花落起來的時候,都格外的精神。

    一夜的折騰,借助那些靈氣以及雙修的作用,魏子杰的肉體比之前強橫了許多,此刻已經有筑基八層左右的強度。

    而花落得到的好處更多,肉身和精神的修為,直接竄上了筑基五層,算是個小小的高手了。

    最少,之前那個付玉玲帶著的幾個保鏢在她面前是不堪一擊。

    “你說,如果我把姐姐給弄出來,讓你每天這么給她調理身體的話,她會不會慢慢好起來啊!贝采,鉆在魏子杰懷里,花落忽然提出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魏子杰心里一動,不過還是很快搖了搖頭。

    “不行不行,雙修是必須要兩個人配合才能完成的,你姐姐現在完全沒有意識,根本不行的,而且,我心里也感覺有些不合適!蔽鹤咏苡行﹦e扭的說道。

    “切,你還會害羞,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不過想要做到這一點,另一個問題也是大問題,得先弄到足夠的靈石才行,不然的話也太危險了!被浣K于說到了重點之處。

    “是啊,如果不是我昨天晚上僥幸弄了那么多靈石的話,我們倆此刻怕是都麻煩大了!蔽鹤咏芸嘈Φ溃骸白甙,我們出去找找,看看能不能碰到賣玉石的好地方,多弄點玉石,現在想要靈氣怕是只有這個辦法了!

    花落看著他,眼睛里閃過了一絲怪異,似乎是有了其他的想法,不過什么也沒時候,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想法。

    等到兩個人從床上醒來已經早上九點多了,去醫院看了一下花語。

    然后還沒等離開,魏子杰就接到了歐陽一線的電話,說是他已經在醫院門口了。

    “你可真準時啊,我還以為你這個大老板沒時間和我瞎溜達呢!蔽鹤咏芸吹綒W陽一線,立馬先調侃道,他也沒想到,他昨天那么隨口一說,歐陽一線還真的過來了,要帶著他去找玉石。

    “我歐陽一線說過的話,從來都算數,而且我今天的確沒什么事情,對了,昨天買的那些玉石,魏兄還滿意吧!睔W陽一線笑道。

    他今天當然不是沒事干了,而是強咬著牙擠出了一天的時間休息。

    想到那些玉石,魏子杰的臉色立馬就拉了下來,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那些玉石啊,還是不夠啊,遠遠不夠,我需要更多的,非常多的玉石才行,你知道哪里有嗎!蔽鹤咏芮笾目粗鴼W陽一線。

    “額!睔W陽一線顯然因為他的話愣了一下,古怪的看了他一下,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這么多玉石,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說道:“知道,燕京最有名的玉石市場,我都知道在哪里!

    這個時候,歐陽一線的思想還是很簡單的。

    他以為,魏子杰之前那么說只是說說而已,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當他帶著魏子杰和花落到了一個玉石市場之后,他的噩夢就開始了。

    不光是魏子杰,就連花落對玉石的渴望,也變得極為瘋狂。

    “這個玉蟾蜍多少錢,什么,才三十萬,買了!

    “這一塊玉雕多少錢,什么,這是藝術品,不管它是什么,多少錢,五十萬,行,買了!

    “哇,好大的一塊玉石啊,多少錢,才一百萬啊,行買了!

    跟著他們兩個后面,看著他們在那瘋狂的掃蕩玉石,慢慢的,不光是歐陽一線,他背后跟著的隨從都感覺渾身發麻。

    這兩個活寶,短短的半個小時不到,已經在玉石市場瘋狂掃蕩了十幾億的玉石。

    而且,他們還在繼續。

    以至于整個玉石市場的價格都被他們兩個的到來給人為的抬高了。

    不過還是有有心人發現了,這兩位似乎只對那些充滿了靈性的玉石感興趣,于是,甚至有人專門找出了很多看似有靈性的東西,想要騙過這兩個家伙的眼睛,想要謀點錢花。

    只是卻驚訝的發現,這兩位的眼光格外的刁鉆,他們細心準備的那些東西,兩個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直接給忽略了。

    這也是當然,他們不管準備的多么充分,靈氣這種東西是不會騙人的。

    哪怕他們拿出了一塊破磚頭,里面有靈氣的話,魏子杰也會買走的。

    相反,即便他們拿出的是一塊上好是玉石,里面沒有靈氣的話,魏子杰也不會買的。

    他要的只是靈氣,又不是玉石。

    燕京很大,大的從東到西即便是開車,即便是不堵車也要一天的時間。

    眼睛也很小,小的出現一個熱門的消息,不到半個小時,整個燕京各種圈子里的人都會知道。

    比如魏子杰和花落在這里大肆搶購玉石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燕京。

    只是當所有的玉石商都漲好了價格,等待兩個傻子上門的時候,兩個傻子卻忽然消失了。

    猶如他們忽然出現一樣,他們忽然又銷聲匿跡了。

    不過兩個傻子的故事,還是飛快的流傳了開來,有關他們瘋狂搶購了價值數十億玉石的事情,也不脛而走,各種版本的流言漫天飛舞。

    不過對于這種事情,魏子杰和花落此刻是根本不在乎。

    收集了海量帶有靈氣的玉石之后,他們兩個甚至連一直跟著他們的歐陽一線都給甩了,不顧歐陽一線目瞪口呆的表情,直接就去了醫院。

    歐陽一線跟上去,卻驚愕的發現,哪里還能見到他們的人影,不光是他們兩個,就連醫院里躺著的花語,都消失不見了。

    買到的這些靈石,魏子杰并沒有和之前一樣直接吸收,而是回到了自己在西郊的別墅,先是把保姆給趕走,然后在房間里擺了一個小小的聚靈陣,然后就猛的抱起花落在其中雙修了起來。

    現在這種情況,想要更大程度上的利用靈氣,雙修幾乎是唯一的方法了。

    為了能夠增強實力,魏子杰此刻是真正的不惜代價了。

    玉石快用完,他就出去搜集,數百億聯邦幣,幾天功夫他竟然全部給花光了。

    不過好處也是明顯的,最明顯的就是,他現在已經有能力治好花語。

    半個月后,魏子杰帶著花語和花落來到了晴天會所,看到他們三個,原本正在和人談事的歐陽一線瞬間呆滯了,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

    隨即,在第二天,一個叫做天驕的集團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并且飛速就成為了各大媒體的熱點,因為這家公司的老總是燕京四大公子之一的智公子歐陽一線。

    據說,技術是來自于曾經幽冥集團的那個神秘的實驗室,幽冥實驗室。

    他們發布了一款全新的游戲,叫做天賜,能夠讓人通過腦電波進入一個虛擬的世界,那個世界,叫做天賜世界。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