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江卓寧番外 005

作者:浮光錦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766370.buzz】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童桐微微閉了眼睛。

    身上還是疼,洗澡的時候她好幾次站不住,眼下躺進被子里,整個人雖然放松了些,聽著里面的聲音,卻又緊張起來。

    真的發生了。

    她抿唇恍惚想著,思緒又忍不住飄忽起來,回到了記憶里那個陽光明亮的午后,那個少年于喧囂吵鬧中的相護。

    這一生,似乎已經圓滿了。

    剛才江卓寧流的那些汗,說過的那簡短幾句話,足夠她回味一生了。

    想著想著,童桐慢慢睡著了。

    江卓寧從洗手間出來已經十一點多,房間里很安靜,童桐側身背對他躺著,露出白嫩如玉的一塊背。

    她皮膚很好,身上流了汗,肌膚比牛奶還滑嫩。

    江卓寧胡亂想一下,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童桐側躺著,他平躺,只留了床頭燈,目光靜靜地落在空中,注視著昏暗里的水晶燈,看著看著,忍不住彎唇笑了。

    真好。

    他覺得一股從未有過的心安的感覺席卷了他的心田,洗了澡十分舒適,這乖巧可愛的姑娘就躺在他身側,讓他覺得神清氣爽。

    江卓寧失眠了。

    過了一會,他有點忍不住,側了身,讓自己的胸膛貼上了童桐的后背,他從后面抱住她,讓她窩進了他的懷里。

    童桐好像受驚般顫了一下,“疼,江卓寧,我疼!

    “什么?”江卓寧一愣,有點沒聽清。

    童桐縮著身子又道:“江卓寧,疼!

    她睡熟了,迷迷糊糊說著話,身子蜷成一個蝦米,因為他的貼近而緊張,竟是在夢里也害怕了。

    江卓寧突然了悟,忍不住又想笑,念及她那會的反應,心疼不已,他將下巴抵在她肩頭,低聲呢喃,“嗯,別怕,以后輕一些,慢慢就不疼了!

    童桐睡著了,當然聽不到他的保證。

    江卓寧卻全不在意,垂眸在她肩膀上落了一個吻:“傻丫頭,下輩子換我追你吧!

    自說自話,他好像也不覺得倦,保持著抱著她的動作,慢慢的,終于閉上了眼睛。

    翌日。

    陽光從窗簾縫隙映進來,縷縷光線將房間里照得敞亮。

    童桐迷迷糊糊醒來,一抬眸,正對上江卓寧近在咫尺的臉。

    他還沒醒,依舊閉著眼睛,長而黑的睫毛垂下來,挺鼻薄唇十分好看,像漫畫書里躺著熟睡的青年,俊雅至極。

    童桐呆看著,只覺得心臟似乎都不會跳動了。

    江卓寧薄薄的呼吸噴在她臉上,她臉頰癢癢的,鬼使神差,忍不住慢慢伸出手,想要觸碰他如畫的眉眼。

    “!”

    江卓寧突然睜眼,準確無誤地握住她手腕,將她嚇了一大跳。

    兩個人四目相對。

    童桐整個人都不好了,抿著唇就想起身。

    江卓寧勾著唇角淡笑,握著她手腕又將她整個人帶到懷里,聲音里帶著初醒的慵懶隨意,說,“時間還早呢!

    “媽在呢,我起床弄早飯!蓖┳策M他懷里難免有點暈,小聲找理由。

    她不敢看他,江卓寧卻不滿意,一只手落在她后頸上,勉強讓她抬起頭來,他便抵著她額頭,輕聲道:“你真美!

    童桐:“?”

    她茫然地又看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在說什么,她美?確定是她嗎?她的相貌匹配江卓寧其實有點心虛的……

    他怎么可能在說她呢?

    童桐垂下目光,抽著手腕又想起身,江卓寧仍是不讓,直接道:“就是在說你,童桐!

    “我……我要去做飯了……”

    童桐心慌意亂,看都不敢看他。

    她能產生那種錯覺嗎?

    江卓寧這么溫柔,她會當真的,她會真的以為他有多么喜歡她,對她來說,震驚遠遠比喜悅多。

    江卓寧緊緊擁著她,“孟佳嫵是我的過去。童桐,我沒辦法抹去過去。再多愛我多包容我一些好嗎?讓孟佳嫵和趙律師都成為我們的過去,行嗎?以后的路還很長,我們……我們一起……白頭到老!

    他說到最后語調很慢,神色卻極為鄭重,含著期待,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白頭到……老?”

    童桐看著他,下意識呢喃。

    江卓寧一只手擁著她,慢慢地,慢慢地,薄唇越湊越近,終于落在她唇上。

    他給了她一個纏綿溫柔至極的親吻,好久好久才停下,摸著她的臉,聲音低低道:“嗯!

    童桐嘴唇都紅腫起來了。

    看著他的臉,她腦海中好像有煙花綻放,將整個世界都炸亮了。

    直到這一刻,她才終于感覺到喜悅,像春雨,像驚雷,洗滌她,又提醒她,讓她整個人都好像脫胎換骨了。

    她終于能感覺到江卓寧的情意,他的眼睛黑而亮,含著期待,神色鄭重沉穩,含著期待,他是真心的,真心實意在邀請她,一路相伴,直到終老。

    童桐傻乎乎地點頭。

    江卓寧便笑了,在她臉頰上又落了蜻蜓點水一個吻。

    兩個人先后起身,洗漱完,也不過早上七點而已。

    夏天原本亮的早,童桐拉開窗簾讓陽光統統照進來,一顆心也跟著亮堂堂。

    樓下——

    卓婭早已經開始忙碌了。

    童桐和江卓寧下了樓,她已經打好了紅棗豆漿,在小區外買了小籠包和油條回來。

    昨晚那尷尬的一幕三個人都還記得,不過,這種事總不好提到臺面上來說,因而,三個人很默契地閉口不言,安安靜靜地吃了早飯。

    卓婭不住地打量兩人,覺得高興。

    她的兒子她了解,先前結婚多少有點逃避的意思,因此她才一直心疼童桐,可這一年多看下來,卻覺得這兩人當真合適極了。

    先前孟佳嫵性子太自我,自己這兒子骨子里也像極了他的父親,最初那一點愛的激情退去,等著他們的還能是什么呢?無休止的爭吵而已。

    也許有妥協,可那樣兩個人,誰妥協誰痛苦,終歸不得善終。

    童桐無疑是善良的,也合適,她一直心疼不過是因為覺得自己兒子不夠愛她,可眼下看來,哪里是不愛,早在不知道什么時候,那感情就已經生根發芽了。

    她可還記得昨晚讓她目瞪口呆那一幕呢。

    想到那些卓婭又有些尷尬了,等兩人吃完飯,囑咐了兩句路上小心,也就樂呵呵地去收拾碗筷了。

    童桐和江卓寧去上班。

    對童桐來說,這一天過的無比漫長。

    她有太多太多的過去忍不住要回想,從初遇到現在,回憶里每一個關于江卓寧的瞬間都是那般鮮活溫暖,就連曾經覺得痛苦的那些事,好像也不過點綴而已。

    對江卓寧來說,這一天似乎也無比漫長。

    他有太多關于童桐的事情忍不住去想象,她學生時代的模樣,她的過往、眼淚和歡笑,他只能靠想象去補充,自然覺得遺憾?擅棵肯雵@氣又忍不住想到昨晚,每一個瞬間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回想起來仍舊悸動。

    早上才分開而已,他卻已經開始想念她,迫不及待想見她。

    這心情一直持續到下午。

    等到終于下班,江卓寧便直接收拾了東西,一邊出辦公室一邊給童桐打電話。

    童桐要加班一小會,他便說了過去接她,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掛了電話,江卓寧進了電梯。

    電視臺里加班的人在多數,電梯里并不擁擠,江卓寧下去的時候,正好和另一個欄目組主持美食節目的女主持人一起。

    “江卓寧!

    平時并不在一起上班,對方是長輩,江卓寧在電梯里也是主動打過招呼的,倒也不曾想,剛出來又會被叫住。

    “李老師,您有事?”

    他微微停了步子,低頭看人,禮貌微笑著問。

    電視臺里見過幾次,問話的主持人卻是第一次見他如此滿面春風的樣子,忍不住笑著道:“有什么喜事臨近嗎?瞧你這樣子,嘴角都合不攏了!

    “……”

    有嗎?

    江卓寧一愣,笑意收了收,一時間倒也不曉得如何回答了。

    畢竟關系淡,這問題總歸有些**了,女主持人也不介意,話鋒一轉道,“我外甥女剛大學畢業,二十三歲,很是喜歡你。這不想問問你方不方便,和姑娘家見個面,年輕人多個朋友挺好的!

    她話音落地,江卓寧也就明白了,這是給他介紹女朋友的意思。

    上班一年多,周圍懷著這個目的試探的前輩不在少數,他一般都以暫時不想談為理由,婉言拒絕。

    此刻卻不怎么想找模棱兩可的理由了,他淡淡笑一下,仍是客氣有禮道:“得謝謝您外甥女厚愛了,只是……”

    他笑意深了些,“我已經談女朋友了,那丫頭是個小醋壇子,平時可不許我和其他姑娘過多往來的!

    談了?

    壓根沒聽說!

    女主持臉色微微變了變,頗為遺憾道:“沒聽人說起過呢!

    “嗯,她怕羞,不怎么熱衷見人!

    “……”

    女主持看著他,簡直有點風中凌亂了,半晌,只得勉強笑笑,看著他離開。

    江卓寧身高有一米八,筆挺清瘦,看起來更顯高,即便她穿著高跟鞋也比不上。此刻眼見他穿著最規矩的白襯衫黑西褲,單手拎包大步往外走,清俊內斂的模樣怎么看怎么好看,正是每個年輕女孩都幻想過的那個白馬王子形象,女主持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真是可惜了。

    江卓寧卻沒時間多想,很快出了電視臺,先去取了車。

    取了車往童桐上班的地方走,邊走邊想,又在半路上買了一捧百合花。

    花香繚繞到鼻尖,他聞著花香,車子也開得比平時快,很快到了地方。

    可——

    正想找地方停車的這工夫,視線里童桐已經出現了。

    她邊上還跟著兩個人。

    左右兩邊都是男的,右邊的外形條件非常引人注目,看起來似乎不茍言笑,低頭和童桐說話的眉眼卻顯得溫和極了,他一邊說話,目光還落在童桐光裸的胳膊上。

    江卓寧蹙眉看著,忽然想起童桐的胳膊似乎有擦傷,其實不只胳膊,她胸口也有點紅腫的印記。

    昨天……受傷了?

    他可算后知后覺,眼看著旁的人關心呵護她,心里那滋味也是復雜極了。

    握著方向盤的手指緊了緊,江卓寧直接熄火停車,拔了鑰匙下去。

    童桐正和刑東林說話,發現的時候江卓寧已經近在眼前了。

    “你來了!

    她看著他,抿唇笑了一下。

    “嗯!苯繉幊笥覂蛇呅α艘幌,目光落定在她臉上,“可以走了嗎?”

    “嗯!蓖﹤阮^看了刑東林一眼,紅著臉道,“刑隊,那我先走了!

    “不介紹一下呀?”邊上的徐正華剛打趣完,又突然想起江卓寧的身份,整個人都愣一下,大笑道,“喂喂喂,這不是華夏臺江記者嘛,做《新聞調查》節目的對不對?我們家老頭子可喜歡你了……”

    徐正華其實比江卓寧大一兩歲,此刻說起話又是激動興奮,江卓寧心里原本那一點不悅自然也煙消云散了,他笑著伸手過去,開口道:“你好,我是童桐的丈夫……”

    “?”

    徐正華頓時傻眼了。

    等他遲疑著和江卓寧握了手,又目瞪口呆地看著江卓寧和刑東林寒暄了兩句帶著童桐離去,仍是覺得不可思議,呆呆地自言自語道:“這姑娘結婚了?”

    “你沒聽錯!边吷闲號|林收回目光,板著一張臉,面無表情淡淡道。

    徐正華:“……”

    他愣了頗長一會,又道:“這兩人,真是打死我也想不到呀!

    刑東林已經快步走了。

    他也覺得不可思議,先前并未關注過這姑娘個人資料,他一直和其他人一樣,以為這姑娘未婚呢。

    竟然結婚了?

    刑東林下意識又看了眼江卓寧的車子離去的方向,抿緊了冷酷的唇。

    車上——

    童桐抱著花坐在副駕駛,忍不住又側頭看了江卓寧一眼。

    江卓寧開著車,沒回頭問她,“那個刑隊在追求你?”

    “?”童桐一愣,連忙道,“怎么會?他是工作狂,一向沒心思談感情的。再說了,我……我這樣……”

    她覺得她無用極了,刑東林那種視工作如生命的人,怎么可能追求她?

    她急于解釋,又為難,江卓寧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半晌,淡淡笑一下,也并沒有將這話題繼續下去。

    童桐在感情方面一向不自信,他是最清楚不過的了,可是童桐不知道自己的好,她這樣單純無害的姑娘,是極容易引起男人保護欲的。

    不過,她一直懵懂也挺好。

    江卓寧胡思亂想,不時和她說兩句話,七點多,兩個人也就到小區外面了。

    童桐想著去不遠處的菜市場買點東西,江卓寧便將車子停在了路邊,陪著她一起過去,等童桐買完了,他將幾個塑料袋全部拎在手中,另一只手握了她手腕,牽著她往車子旁邊走。

    童桐低著頭看他手,他便彎了彎眼睛朝她笑。

    這一幕,不巧被孟佳嫵盡收眼簾了。

    她坐在路邊一輛車里,面無表情看了幾秒鐘,咬咬牙,抬手就要開門。

    “別!”

    邊上許輝一把扣住她胳膊,急聲問,“你現在下去干什么?”

    “你管我!”孟佳嫵一把揮開他的手。

    許輝復又抓住,“你冷靜點!

    孟佳嫵轉頭怒視他,眼睜睜地看著江卓寧側身從車邊走過,根本沒有發現她。

    她就在側頭可見的位置,他竟然沒發現!

    他握著童桐的手,和她含笑說話,竟然根本就沒有發現她?!

    她突然不想下車了。

    許輝說的對,她下去能做什么呢?揪著童桐打一頓,指責江卓寧?按著江卓寧的性子,她只能將他越推越遠,豈不是便宜了童桐嗎?不行!

    孟佳嫵全程黑著臉,和許輝回了住處。

    許輝在家鄉待了一年多,進了父親的公司,自然有了些資產,心知孟佳嫵一心想回云京,他便提前準備了這套房子,面積一百六十平,四室兩廳,也算兩個人在云京的落腳之所了。

    眼下,兩個人先后進了房間,孟佳嫵便氣急敗壞將梳妝臺上所有東西推了下去。

    “孩子剛睡了,你冷靜點!

    許輝眼見她生氣,有點無奈,畢竟眼下已經過了九點。

    “你讓我怎么冷靜?”孟佳嫵猛地扭頭看他,對上他一臉關切神色,突然道,“過來?”

    許輝有些不解地看著她,走兩步到了她跟前,嘆氣道:“別生氣了,我幫你想辦法好嗎?”

    “抱我!”孟佳嫵突然命令他。

    許輝一愣,看著他沒動。

    “抱我!”孟佳嫵又命令一聲,眼見他依言抱了,更是冷笑著繼續命令,“吻我!”

    “到底怎么了?”許輝不贊同地看著她,無奈道,“別胡鬧了!

    這一年多他一直陪著孟佳嫵,她最開始有孕,孕后又忙著減肥,兩個人連酒后亂性的事情都不曾有過。

    他自然也和以前不太一樣了,除了孟佳嫵,這人哪怕再不可理喻,仍是他的執念,被他一直捧在手心里。

    許是因為需求不同了,他渴望她的目光垂憐多過**,因而反倒不怎么升起**了,哪怕孟佳嫵只穿著絲質睡衣面對他,也是一樣。

    孟佳嫵自然不曉得他在想什么,她只覺得一直以來壓抑著怒火需要發泄,她踮腳湊到許輝耳邊,語調里帶著一絲嘲弄道:“我胡鬧,許輝你在開玩笑嗎?這一年多,你供我吃供我住供我揮霍,像條狗一樣招之即來揮之即去,不就是想睡我么,裝什么裝!”

    “你!”

    許輝不敢置信地看了她一眼。

    有些事他心知肚明,他在孟佳嫵跟前早已經不要臉不要自尊,可他自己知道可以,這些話從孟佳嫵口中出來,還是讓他根本無法接受。

    他抿緊唇看著孟佳嫵,孟佳嫵看著他冷笑。

    “你好,你好……”許輝松開她的手,低頭連著笑了好幾聲,忽然一臉認真道,“難怪江卓寧受不了你,孟佳嫵,和你談感情,真是侮辱了感情!

    “滾!”

    孟佳嫵咬著牙一巴掌揮過去。

    許輝明顯也氣到了極致,甚至忘了他自己才是這個家的主人,深深看了孟佳嫵一眼,他轉個身,直接快步走了。

    響亮的關門聲很快傳開,震天響。

    孟佳嫵快走兩步到了門邊,她一臉怒氣地看著門的方向,竟是一時間不敢相信,這人……竟然就這么走了。

    朝夕相處一年多,他還從不敢甩這種臉色給她看!

    孟佳嫵頓時煩躁不已,深吸一口氣,突然又聽見隔壁房間傳來一陣哭聲。

    沒一會,阿姨抱著江回走了出來,笑著試探道:“知道媽媽回來了,這丫頭就醒了。難得哭呢,您要不要抱著哄哄?”

    孟佳嫵垂眸看她一眼,“抱走!

    “嗯?”保姆不解地看了她一眼,仍是小心說道,“醫生也說了,這孩子需要……”

    “她需要什么關我什么事!”孟佳嫵直接轉身盯著她快語一句,冷著臉進房間了。

    溫馨有愛的家?

    她給她溫馨有愛的家,憑什么?

    她呢?

    誰來考慮一下她的感受?

    江卓寧嗎?還是童桐?呵呵,真是豈有此理,她不好過,他們兩個又憑什么好過!江卓寧竟然那樣對童桐,她已經將自己完全拋諸腦后了嗎?

    不行,怎么可以!

    在男人這一點上,她孟佳嫵什么時候輸過?尤其還輸給童桐那樣的?

    ------題外話------

    兩天沒在家,現在還在高速上。阿錦用手機備忘錄碼的字,然后,竟然用手機登錄網頁版后臺上傳了,突然覺得好強大。不過還是讓親們等了,抱歉哈。

    再,其實我也想把矛盾沖突寫的柔和點,但是就像許多作者常說的那句,人物在作者筆下真是有靈魂的,我完全控制不住要打出什么字,內容都是從手下直接蹦出來的。不過江番外的大綱阿錦已經寫完了,結局大家都不慘,也很快完結的,不用擔心。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