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96章

作者:安然一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那我們就兵分兩路,先做好準備再動手!卑桨舶搽S即說道。

    “對!北娙烁胶偷。

    接下來就是談論細節的時候了。

    每個人都在出謀劃策,為這一場滔天大謀而奉獻著。

    敖安安看著這些人認真的樣子,目光越發的幽深。

    這個世界,雖然沒有了通天之途,但是卻從來不缺乏跟修真界之人一樣一往無前、敢于斗爭的勇氣。

    她曾經想過,斷了通天之路的世界會是一片混亂的情況,可是來了之后,卻發現,這個世界即使沒有修真界的綿長,卻擁有自己的活力。

    這種活力,是修真界所沒有的。

    了解過歷史之后,她卻是挺佩服……這個世界的天道的。

    是的,佩服。

    雖然嘴里喊著賊老天,但是她明白,這個世界之所以能發展到這個地步,也是他的功勞。

    她不明白的一點是,這世界是天道一手推動一手造就的,他又為什么舍得呢?

    這個世界的人雖然沒有像修真界那樣壽命綿長,但是卻有著不一樣的活力。

    她一點都不懷疑,這個世界只要再發展下去,未來的發展將會不可限量。

    從這一個程度來說,這個世界的天道無疑是成功的。

    而且,天道沒有壽命的擔憂,這個世界能存活多久,天道就能多久。

    這樣的天道,為什么一定要選擇毀滅這個世界。

    世界一旦毀滅,天道也將不復存在。

    是的,她的猜測就是毀滅,因為不化骨的存在,足以毀滅這個世界。

    而這個毀滅的背后,天道能獲得的益處太少。

    所以能夠得益得很大的可能跟地府有關。

    那么天道跟地府之間是否達成了什么協議?

    敖安安想著,思緒飄得越發的遠。

    此時,正在商議的曹嚴,目光不知不覺地落到了敖安安身上,看著敖安安的眼神,就知道她的注意力不在他們閑聊的話題到。

    還有那微蹙的眉頭,是在憂慮什么?

    一會兒后,在會議結束之后,曹嚴將敖安安單獨留了下來。

    “我剛剛看你一直皺著眉頭,是不是有什么為難的事?有問題說出來,大家可以一起解決!辈車乐苯拥。

    聽著曹嚴的話,敖安安神色一愣,她沒想到曹嚴會注意到自己。

    下意識地想要說沒有,但是想了想,敖安安卻將話吞回到了肚子里。

    沉凝片刻,敖安安看著曹嚴道:“你有沒有考慮過,不化骨的背后還有其他的背景?”

    “你是想說,我們除了不化骨之后,背后還有一個更強大的敵人?”曹嚴的感覺是敏銳的,敖安安一說完,他就想到了這一點。

    “我若說是呢?”敖安安反問道。

    曹嚴心頭一緊。

    比不化骨還強大的?

    曹嚴雖然很不想相信,但是他更明白,敖安安并不是一個無的放矢的人,即使是反問的語氣,但是卻可以認定為是……肯定的。

    “是什么?”曹嚴已經竭力冷靜了,聲音里還帶上了一絲絲抖意。

    敖安安也察覺出曹嚴的情緒,眉頭微皺。

    她是不是有些不該跟曹嚴說,這樣只會增加他們的心理負擔。

    “是你們想象不到的存在!卑桨舶策是沒有直接說出口。

    曹嚴聽著,神色微斂,“你出世就是因為這個?”

    “你……”敖安安詫異地看了一眼曹嚴。

    “你太厲害了,一個人的力量加起來比我們特殊部門所有的玄士加起來還要強,我們有想過你的出身,但因為我們想法的局限性,我們猜不透你的來歷,只能添一個隱士的名號,但是我們心里都明白,你的來歷可能更超乎我們的想象!辈車勒J真地對著敖安安道。

    “你們就沒懷疑過我?”

    “懷疑過,但因為你的所作所為,最終選擇相信!辈車阑氐,“所以有什么你就直說吧,我們有心理準備,我們相信國家的力量,也相信我們民族的韌性,對手越強大,我們也會越強!

    敖安安聽著他們的話,陷入了沉思。

    半響,對上曹嚴真摯的眼神,開口道:“先解決那快成不化骨的伏尸跟他的神魂,解決完之后,我告訴你們最終的……boss!

    敖安安已經在心底做出了決定。

    只告知天道的存在,但是她的身份跟來歷,還是保密的好。

    并不是因為不信任,而是因為她的身份跟來歷一旦被曹嚴知道,很有可能就被國家高層知道。

    她相信曹嚴,但是她不能保證曹嚴身后的每一個人。

    修仙、長生不老對這個世界的人誘惑力還是很大的。

    要是有人知道了這件事,有了念頭,或許哪一天就被天道給利用了。

    與其在其中多生事端,反倒不如徹底杜絕可能性。

    曹嚴聞言,看了看敖安安。

    敖安安只說告訴背后的人,卻絕口不提自己的身份。

    這樣看來,她的身份,可能真的很不簡單。

    不過,曹嚴更明白,敖安安是想要隱瞞。

    既然對方要隱瞞,他不追問就是了。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秘密。

    “好,只是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直說!辈車雷詈蟮。

    “嗯!卑桨舶颤c頭。

    她想,她之所以能在特殊部門里過得這么逍遙自在,就是因為有曹嚴這樣識趣的人存在。

    在交心了一番之后,敖安安跟曹嚴之間的默契更上了一層。

    當天晚上,曾經在魔都出現過的傳送陣被送到了敖安安的面前,還有一個他們復制的其他的傳送陣。

    看到特殊部門里復制出來的傳送陣,敖安安再一次佩服起了這些玄士的本領。

    不過敖安安更明白,他們之所以能復制出來,還是因為巫家兄弟創造的傳送陣,雖然是以修真界的傳送陣為基礎,但是卻是進行了改良,改良成更適合這個世界的傳送陣。

    無論是靈力還是所花費的時間,都跟修真界的傳送陣沒法比。

    “傳送陣研究出來了,還沒有實驗過,因為靈石還在研究之中,因為之前你的提示,我們有了小小的突破,不過日后再研究,或許對我們特殊部門的存在有著歷史性的意義!闭f著的是負責傳送陣研究的玄士,他最擅長的就是陣法。

    在拿到這傳送陣的時候,他就帶領著他的團隊閉關研究。

    在前不久終于復制成功了,只是因為沒有靈石沒有進行試驗,今天終于有機會了。

    因此說著的時候,這位玄士的神色有些躍躍欲試。

    恨不得馬上將所有的傳送陣都試一遍。

    敖安安對上對方期待的眼神,隨后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靈石。

    這名玄士在接過之后,就馬上將敖安安手里的靈石安在了兩個傳送陣上,分別放在了兩端。

    隨即自己站在了其中一個傳送陣上。

    于是,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這名玄士只是身形一閃,就已經出現在了另一個傳送陣上。

    哇~

    現場看著這一幕的玄士是真的是驚呆了。

    雖然他們之前預判過這樣的情況,但是真的見到的時候,他們還是會為這樣的手段驚呆。

    他們現在似乎已經預見到這傳送陣在他們的生活中出現時會給他們帶來多大的便利。

    隨即,他們開始測試長距離的傳送陣是否會有什么異樣。

    而爭搶傳送陣試驗的玄士卻是一個接著一個。

    他們也想要嘗試一下這特殊的道具。

    敖安安看到這傳送陣可以的時候就不去爭搶那位置了,轉身往敖北北所住的地方而去。

    等敖安安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去意料之外地發現他在對著銅鏡說話。

    很顯然地,他在跟他的爸爸聊天。

    想著,敖安安并未進去打擾,卻是聽著兩人聊天。

    “爸爸,你什么時候過來?”敖北北的聲音帶著期待。

    “很快!蓖孔恿甑穆曇魪你~鏡里清晰地傳了過來,這讓敖安安的心忍不住跳了跳。

    很快?是什么時候?

    “那你要快點過來哦,早點過來,早點教我修煉,我要變強!卑奖北闭f著,聲音里帶著堅定。

    “好!

    “爸爸,我等你哦!

    “嗯!

    “爸爸,我還有件事要告訴你,我被人綁架了,媽媽救了我,不過綁架我的人被雷給劈死了,媽媽沒告訴我那是誰,你知道嗎?媽媽還說,那雷也想劈過,只是劈不了我們而已,那想劈我們的是誰?是那個……賊老天嗎?”敖北北好奇道。

    聽著敖北北的稱號,銅鏡另一頭的涂子陵挑了挑眉。

    賊老天?

    還真的是敖安安會罵的風格,敖北北是從她身上學的吧?

    不過,他也從敖安安的話語中得知了一些信息。

    眼神幽深了幾分,隨即低聲安撫起敖北北來。

    三言兩語之中,敖北北就被涂子陵忽悠地將自己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透了。

    正在偷聽的敖安安還真的有那么一點恨鐵不成鋼。

    只是想想,畢竟涂子陵是敖北北的爸爸,他不設防也是應當的。

    以后再大點,她會慢慢教。

    隨后,一直等到兩人結束了聊天,敖安安這才進了屋。

    而另一邊,涂子陵因為這次沒有見到敖安安,心里還有一點可惜,不過他更明白的是,離見到他們,沒多久了。

    將手中銅鏡殘留的靈力牽扯引出,看著眼前的空間裂縫,涂子陵直接踏入了其中。

    他來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