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95章

作者:安然一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媽媽,他們被雷劈死了???”在敖安安懷里的敖北北在看到被雷劈出來的三塊空地,忍不住問道。

    “嗯!卑桨舶颤c頭。

    “是媽媽做的嗎?”

    “不是!

    “那為什么只打他們,不打我們呢?”敖北北十分好奇道。

    敖安安微微抬頭看了看天,笑道:“他倒是想打我們,只可惜,打不了!

    雷對于他們來說非但不是一個懲罰,反而會是一個獎賞。

    那天道,可不會做這樣虧本的買賣。

    “哦~”敖北北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敖安安沒有再繼續解釋,這里面所蘊含的含義太多,不是現在的敖北北能夠明白的,她也就不深入說了。

    至于天道毀尸滅跡的舉動,敖安安想,天道自己也明白,在用雷劈死他們的時候就會暴露些什么。

    只是在當時的情況下,天道認為,用雷劈死他們的情況更好。

    這也就側面證明了。

    巫家兄弟手中掌握著的,絕對是更深層的秘密。

    現在巫家兄弟死了,秘密暫時被保住了。

    不過,那半成品不化骨以及他的神魂依然還在。

    天道想要藏的秘密可以藏住一天兩天,但是絕對藏不了一輩子。

    “跟你一同進來的孩子呢?”收斂思緒,敖安安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先將三個小家伙帶出去,再來探討這個空間的秘密。

    “我將他們先藏起來了,還在藏他們的地方設置了隔絕陣!卑奖北闭f著的時候,神色是說不出的得意。

    “做得真棒!”敖安安也不吝嗇對敖北北的夸獎。

    以敖北北的年紀,能夠想到這些的確是很不錯了。

    “嘿嘿!卑奖北敝苯有Τ隽寺曇。

    他最棒,他自豪。

    隨即,敖安安在敖北北的帶領下來到了那個山洞。

    一到山洞,敖北北就從敖安安的懷里下來,然后對著林子軒跟小寶道:“子軒哥哥,小寶弟弟,我帶我媽媽回來救你們啦!

    看到敖北北跟敖安安,林子軒小大人似的松了一口氣,尤其是看到大人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北北媽媽,你能帶我們找到媽媽嗎?”林子軒期待地看著敖安安。

    “當然,走吧,我這就帶你們離開!爆F在的敖安安,對于小孩子,也多了好幾分的耐心。

    “嗯嗯!绷肿榆幐吲d地點頭。

    敖安安看了一眼一臉茫然眼睛還紅彤彤的小寶,隨即將小寶抱了起來。

    比起敖安安跟林子軒,小寶顯然是需要人照顧的年紀。

    看著敖安安抱著小寶,北北連續看了好幾眼敖安安,嘴巴微微地癟了癟。

    他討厭看到媽媽抱其他的小孩。

    但是他也明白,現在這個情況,媽媽抱著比較好。

    想著,敖北北悶悶不樂地跟在敖安安的后面。

    此時,空間外。

    鄭順在楊曼文以及慕青的協助下已經將他們的現場控制住了。

    只是他們沒想到的是,在他們剛剛控制好內部,準備對外也做一些準備的時候,一輛接著一輛的車子進入了這個村莊,將這個村莊團團包圍。

    隨行的,還有好幾輛警車。

    這么大的陣勢頓時讓鄭順他們嚇了一大跳。

    到底怎么了?

    鄭順作為代表跟這個車隊明顯的領導聯系上了。

    “我是來這里錄制節目的導演,我叫鄭順,我想問問,這個村子到底發生了什么?”鄭順彬彬有禮道。

    曹嚴聽到這話,朝著鄭順看了一眼,隨即道:“敖安安是不是讓你調查了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有什么特別的?”

    “聽說這些年來,偶爾的時候會有些人會看到有人在村莊里走過,然后突然之間消失不見,這樣的場景很符合孩子們失蹤時的場景!编嶍橊R上將自己詢問村里人后得到的情況分享。

    曹嚴聽著這話,默默地將這一點記錄了下來,隨后吩咐身邊的一人將村長帶來。

    鄭順見狀,以為曹嚴是想要從村長的口中確認這一點,沒想到的是,村長過來之后,曹嚴卻是說起了另外一番話。

    “根據我們的調查,這個地方在幾十年前,曾經是日軍的一個駐扎地,而這村子的底下,或許有地雷殘留,所以很抱歉,接下來需要你們撤離這個地方,我們將會排除掉這些地雷,直到這個村子沒有安全威脅位置,希望村長你能配合我們撤離的行動,我們會將你們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村長聽著這話,一下子懵了。

    他們的村子下面有地雷?

    有的話,當然撤,馬上撤。

    村長趕緊開口道:“我馬上去通知村民!

    村長說完之后就趕緊轉身離開了。

    鄭順在村長之后,看著曹嚴道:“我也會馬上安排節目組的人離開,只是我們還有人沒有歸隊……”

    鄭順的話還沒有說完,曹嚴的目光已經看著一個方向道:“他們,回來了!

    鄭順聞言,朝著曹嚴所在的方向看去,一下子就看到了敖安安以及三個孩子。

    完整無缺。

    鄭順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來。

    “我們馬上安排撤離!编嶍槍χ車勒f道。

    至于這里是不是真的有地雷,曹嚴他們在這里到底發現了什么,對于他來說,都是能夠探究的。

    而楊曼文跟慕青兩人已經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一下子將她們的寶貝兒子抱在了懷里,親了又親。

    在親夠之后,看著敖安安,兩人抱著孩子感激道:“謝謝你,帶回了他們,謝謝!

    她們真的無法想象,孩子們要是因此出現了什么事,她們會是什么模樣。

    “不用謝!卑桨舶埠芾斫馑齻兊男那,對著她們笑了笑。

    隨即就看到了遠處對著她招手的曹嚴,頓了頓,對著兩人繼續道:“我的領導可能有事找我,我先過去了,你們先離開這里吧,這里不太安全!

    “謝謝!眱扇寺犕臧桨舶驳脑,馬上道謝道。

    在敖安安帶著敖北北離開之后,兩人朝著鄭順的方向而去。

    剛剛鄭順跟那官方人員聊了一會兒,應該知道一些事。

    等兩人找上的時候,鄭順順便叫上了周新柔跟李卉兩人,說了撤退的事。

    四人聽完之后,馬上就同意了鄭順的話,趕緊地就回去收拾行李去了。

    這個地方,她們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了。

    至于敖安安,所有人都達成了一致的默契。

    那不是他們能夠管的事。

    不過這一件事在他們的心里留下了一個深刻的印象。

    敖安安的背景果然強大。

    在村長的鼓動以及鄭順的配合下,村里的人跟節目組的人有條不紊地撤退著。

    雖然還有很多人不想要離開他們的家,但是對比于生命威脅來說,他們只能離開。

    這一場一直持續到深夜才結束。

    而確定沒有普通人留在這村子之后,曹嚴等玄士在設置好了陣法之后,一群人在村莊外開始安營扎寨。

    一頂帳篷內。

    曹嚴等幾個老資歷的玄士跟敖安安一同說起了這個地方的事。

    “這個地方,我們在南市的特殊部門里有所記載,這里會有一些過往人物的映射,這些過往人物,就是在幾十年前日君侵華的時候,而這樣的地方在南市的各個地方都有呈現,原因是當時這些地方枉死的人太多,怨氣太濃,形成了特殊的磁場!

    敖安安聽著,開口道:“北北跟我說,當時他是看到有一個人在他們前面,他們跟著去,才會誤入了那個空間!

    “那個空間有沒有什么特別的?”曹嚴問著,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敖安安的身上。

    “巫家兄弟就藏在這處空間內!卑桨舶仓毖圆恢M道。

    話音落下的時候,所有玄士朝著曹嚴看了一眼,被他猜對了。

    不過很快大家的視線又回到了敖安安身上。

    比起曹嚴只是才對,敖安安這個走哪哪遇事的特殊體質也是讓他們蠻佩服的。

    巫家兄弟在被他們跟丟之后,他們花費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財力都沒有一絲一毫的蹤跡。

    結果敖安安只是來拍了一個節目,就被她撞上了。

    這什么運氣。

    “他們人呢?”

    “他們當時碰到了北北,想要對付北北,正好被我碰上,一時情急之后被我給滅了!卑桨舶矔呵覍⑷控熑畏旁诹俗约荷砩。

    還是那句話,天道所作所為,敖安安暫且還不想讓他們知道。

    聽到巫家兄弟被敖安安滅了,眾人都覺得在情理之中。

    巫家兄弟哪一個不是敖安安滅的?

    說起來也是命。

    “確定沒有地雷了?”曹嚴多嘴問了一句。

    “沒有了!卑桨舶矒u頭,在針對巫家兄弟上,真的是可以暫且松一口氣。

    目前那不化骨在外面弄得地雷都已經全部消失殆盡了,他們不用再擔心后方著火,專心地對付這不化骨就好了。

    至于現在還因為巫家兄弟給的誘惑而在作亂的鬼們,對于曹嚴他們來說,都已經不能稱得上是威脅了。

    “所以說,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很有可能是那不化骨神魂的修煉地?”

    “巫家兄弟不會無緣無故地來到這個村莊!卑桨舶埠V定道。

    “那我們現在應該商量的是,找到他的神魂之后,應該怎么做?”曹嚴問著敖安安,也是在問著現場坐著的玄士們。

    玄士們先看了看敖安安,見她沒有開口的打算,才有一個玄士開口道:“我們的意思是分化擊之,絕對不能讓不化骨的神魂回到他的身上,不然到時候即使不化骨沒成,還是伏尸,那就真的是不好對付了!但是我們這邊動手之前,昆市那邊也要做好準備,因為我們預測,神魂一滅,那伏尸肯定不會再沉眠,很有可能會直接蘇醒,若不做準備,讓他出世,那絕對是血流成河!

    玄士們說著的時候,神色也是十分凝重。

    伏尸的存在,早也是禍,晚也是禍,他們能夠做的,就是盡量將損失降到最低。

    “而兩邊都十分重要,都需要一個能控制住場面的人!毙空f著,目光落在了敖安安的身上。

    這個人說得是就是敖安安。

    敖安安的強大已經毋庸置疑。

    現在的重點是,敖安安要待在哪個地方才能讓損失降到最低。

    敖安安也聽出了他們的言外之意。

    相對于他們的為難,敖安安想得倒是直接一點:“我在這邊滅完神魂之后,馬上前往昆市就行了!

    “不可能兩邊兼顧的!币粋玄士道。

    “我記得我們曾經在巫家兄弟的手中拿到過一個傳送陣!卑桨舶蔡嵝训。

    敖安安話音落下,現場的人眼睛頓時亮了。

    不過很快卻是沉了下去。

    “可是那傳送陣需要帶有靈力的石頭,我們得到的時候,上面的能量已經消失殆盡了!

    眾人又失望了。

    敖安安這才不急不緩道:“那種石頭,我有!

    這一下,眾人的視線刷刷地落在了敖安安的身上,帶著驚訝。

    她有?

    不得不說,敖安安的這句話還是引起了不小的懷疑。

    至少玄士們都知道一點,那種靈石的存在并不是他們能夠制造出來的。

    目前為止,就只有巫家兄弟的手上,他們見到過。

    而他們尋找的可以儲存靈力的寶石也存在,但是卻沒有靈力可以輸入。

    至于巫家兄弟的輸入方法太過血腥,特殊部門里的人不會用這種方法,也放棄了對那靈石的研究。

    可是敖安安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她有,玄士們自然心存疑慮。

    敖安安察覺著周圍的視線,神色未變。

    在她說出來的時候,她已經有了被懷疑的心理準備。

    但是比起被懷疑的代價,她覺得說出來對他們的現狀比較好。

    “既然敖安安有,那么敖安安奔跑兩地的問題就解決了,至于他們的來源,我相信敖安安,你們覺得呢?”在眾人靜默的時候,曹嚴站了出來,力挺敖安安。

    玄士們聽著,心里千思百轉,最后千言萬語化成一個字。

    “好!”

    敖安安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開始,從來做得都是對他們對國家好的事,他們愿意跟曹嚴一樣相信她。

    聽著曹嚴的話,聽著眾人異口同聲的一個字,敖安安此時的心情有些微妙,也有些暖。

    這些人,挺不錯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