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93章

作者:安然一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在肯定了這一點之后,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后面來的警察。

    都是警察,后面來的是敖安安叫來的,是有什么特殊的警察?

    原來,國家真的有這樣的部門!

    對于敖安安的印象越發的深刻。

    楊曼文跟慕青兩人是其中的一員。

    但是比起敖安安“大師”的身份,他們現在更加關注的是,敖安安叫后面的這些警察是不是她懷疑……孩子們失蹤的事并不是那么的簡單?

    這個念頭一閃而逝,下一刻,楊曼文就忍不住抓緊了敖安安的手臂,“敖安安,我們的兒子是不是被……被鬼抓走了!”

    她真的是忍不住這么想。

    畢竟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不是!卑桨舶矓蒯斀罔F道。

    “那……”

    “我只是懷疑,他們不小心踏入了另外一處空間!卑桨舶仓苯拥。

    “所以我們能救他們是嗎?”

    “當然,我……在我兒子身上有放置一些東西,會保護他的安全,他們三個在一起,同樣安全!卑桨舶蚕肓讼,最終還是找了一個理由。

    看楊曼文跟慕青都是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模樣,敖安安聯想到敖北北身上,自然也知道她們在擔心什么。

    既然如此,還不如說一些話來安安她們的心。

    果然,在敖安安說完這句話之后,楊曼文跟慕青的臉色就放松了不少,在場的人也是一樣的。

    畢竟,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對于他們這個節目絕對是一場毀滅性的打擊。

    “那現在,我們需要做些什么?或者說,我能幫你些什么?”楊曼文著急地說道。

    “我們也能幫忙!编嶍樢策B忙說道。

    聞言,敖安安環顧了一圈,隨即道:“不用,我們幾個人就夠了,你們在村子里等消息就好了,不過你們可以幫忙問問,過去這段時間,村子里有沒有發生跟以往不同的事!

    對方既然在這個村子出現,很有可能是有什么目的,既然有目的,她就可以順藤摸瓜。

    “行,有消息我通知你!编嶍樳B忙道,心中已經暗暗記下了。

    只是此時此刻,他的心里不免得有些后悔,后悔自己選了這么一個地方。

    要是在其他地方,也許就沒這些破事了。

    那么多選擇,為什么偏偏就選擇了這個地方。

    鄭順在心里懊悔著,卻不知道,有時候就是……命中注定。

    “至于其他的,你看著安撫吧!我也不想有消息傳出去,要是讓媒體記者知道的話,很有可能會對我們的營救造成困難!卑桨舶怖^續提醒道。

    聽著敖安安的話,楊曼文跟慕青兩個頓時一個激靈。

    敖安安的話讓她們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娛樂圈一位老前輩身上發生的事。

    那位老前輩的兒子被綁架了,綁匪要求贖金并且不允許報警。

    本來就是求財的一件事,若是暗中進行或許對方的兒子也能平安歸來,只可惜,消息被八卦記者知道了,不僅僅實時追蹤,還大肆的播報這樣的消息,弄得全網皆知。

    最后那背后的綁匪看事情鬧得這么大,怕自己暴露,最后竟然撕票了。

    這件事發生后,就成為了娛樂圈中能夠讓不少明星引以為鑒的大事。

    聯想到這件事上,楊曼文跟慕青兩個人對視一眼,馬上就立起來了。

    敖安安去救他們的孩子,她們會守護好這個大后方的。

    鄭順聽著敖安安的話,頓時松了一口氣,他可是比敖安安更怕這個消息傳出去。

    他有信心命令現場的工作人員們不得將消息外露,但是對于嘉賓,他卻是有些不確定,畢竟失蹤的是她們的孩子。

    但是現在楊曼文她們愿意配合了,他絕對能夠做到讓消息不泄露出去一分一毫。

    肯定了這邊之后,敖安安就帶著那兩名警察走了。

    這兩個警察雖然是警察,但是他們同樣也是特殊部門里的一員。

    在只剩下他們三個之后,兩人就問起了敖安安,“敖大師,我們需要做什么?”

    敖安安看了看兩人,直接道:“你們帶羅盤了沒有?”

    “帶了!眱扇诉B忙道,羅盤對于他們玄士來說,那是隨身必備。

    “拿出來!

    兩人馬上就將羅盤拿了出來。

    敖安安接過之后,手指從羅盤上方拂過。

    別人的肉眼看不見什么,但是實際上,敖安安卻是在上方輸入了一點點靈力。

    “我在上面動了點手腳,若是他們碰到小空間,會有反應,你們兩個拿著羅盤往西、南兩個方向去尋找,有反應聯系我!卑桨舶部粗矍暗膬扇,解釋著,將羅盤還給了他們。

    “好!眱扇寺犞,只覺得眼前一亮。

    其中一人忍不住道:“是一時的,還是……嘿嘿!

    說到后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長久的,只要我在上面的陣法沒被破壞。!卑桨舶仓苯拥。

    “謝謝,謝謝……”兩人忍不住感激道。

    敖大師就那么簡單的摸一下,就將他們普通的羅盤變成了一個寶貝,至于破壞……那是不可能的。

    他們會好好保護的。

    隨后,兩人就帶著自己新出爐的寶貝去干正事去了。

    在兩人走后,敖安安也跟著搜索起了剩下的東、北兩個方向來。

    并不知道過了多久,敖安安已經飛速地掃完了東方,確定沒有之后,來到北方搜索。

    剛探入靈識,敖安安就察覺到了一處空間所在。

    下一刻,直接聯系了另外兩人。

    那兩人也連忙地趕赴敖安安所說的地方。

    而一來,兩人就發現,他們手中的羅盤果然開始瘋狂地轉動起來。

    隨即認真地看著眼前的這片森林,就是這里面,有個小空間。

    敖安安看著兩人到達之后,直接道:“這空間會來回變化,我在里面探到了巨量的陰氣,或許跟我們正在追查的巫家兄弟有關,你們打電話給曹部長,讓他控制這里,并且疏散這里的住民,我先進去了!

    說完這一堆話之后,敖安安就往前踏了一步。

    一步踏出,敖安安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原地。

    兩人對視一眼,很快就按照敖安安的吩咐給曹嚴打了電話。

    打電話過去的時候,曹嚴也正好離這個地方沒有太長的距離。

    主要還是因為他相信敖安安的特殊體質。

    所以在發現了敖安安拍攝節目的地點之后,他就已經集結了隊伍在附近。

    果然,敖安安這里就來了好消息。

    在接了電話之后,一群人就已經朝著這個地方趕了過來。

    空間內,一處山洞內。

    敖北北正帶著兩個小孩躲藏在了這個地方。

    “子軒哥哥,小寶弟弟,你們別怕,我會保護你們的!卑奖北笨粗劭艏t著的兩人,拍著自己的胸脯保證道。

    “嗚嗚嗚,我要媽媽!毙毮昙o還小,此時繼續抽抽噎噎地在哭著,明顯陌生的環境,還算陌生的人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在他這樣的年齡,面臨這種壓力,就只有一個選擇,哭。

    “北北,我們現在在哪呢?攝像師叔叔呢?媽媽說他們會一直跟著我們的,可是都沒有他們的身影,我們是迷路了嗎?他們會來找我么嗎?”林子軒的年齡大一點,想得會更深一些,只是再明白現在的處境,他的眼眶也因為害怕發紅著,只是努力地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兩人面對此時的反應不同,但是他們相同的,那就是沒將敖北北的話聽在耳里。

    敖北北看著兩人的反應,頓時有些挫敗。

    他有些糾結,他說得話他們就不信呢?

    難道因為……他不是大人。

    哎!

    敖北北忍不住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小身子,整個人更失落了。

    他還太小了。

    糾結了一下,看著可憐巴巴的兩人,敖北北繼續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出去找找出口,看看能不能找到大人,你們兩個就留在這里,不要亂跑哦!

    他還是快點出去找找媽媽吧。

    “不行,北北,我媽媽說過,走丟了,不能四處亂跑的!绷肿榆庍B忙阻攔著敖北北道。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卑奖北闭J真道,下一刻,直接就往外跑了出去。

    跑出去的時候,他也沒忘了在山洞設置一個陣法,保護在里面的同伴。

    這個地方的陰氣太重了,他一進來就發現了。

    所以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個地方,帶著兩個同伴進去,并且設置了隔絕陣。不然,按照媽媽所說的,普通的人長時間接觸濃烈的陰氣,那是有生命危險的。

    做完這一切之后,敖北北就開始在這個地方開始逛了起來。

    這個地方對于他來說是陌生的,他現在就想著,能不能走出去。

    敖北北雖然年紀小,但是他也發現,自己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里走走,那里走走,敖北北走了許久,都沒發現任何能讓他感覺跟之前環境一樣的地方。

    就在敖北北感覺到失落的時候,突然之間聽到有人在說話。

    “這個地方還真的是好地方!

    “是!在敖安安離開之前,我們就躲藏在這里修煉吧!

    “沒想到主人的神魂就在這處小空間的下面!

    “是!若不是那日這空間變動,我們還發現不了呢!”

    “我就說這個地方不會無緣無故有一個空間的!

    “那我們就好好躲上幾天吧,這個節目組似乎會在這個地方拍攝三天,等三天過后,我們就能見到主人了!

    “……”

    聽著他們的交談聲,敖北北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他們提到了媽媽的名字,好像還很怕媽媽?

    那是不是媽媽的敵人?

    一想到這一點,對比了一下雙方的大小跟人數,敖北北很快做出了決定。

    跑!

    下一刻,敖北北轉身就走。

    只可惜,因為速度太快,卻是讓巫家兄弟發現了。

    “誰?”

    一人說著,下一刻,就已經追了上去,很快地就抓住了敖北北。

    將其提在了手里。

    敖北北一下子被抓住,很快就在空中撲騰了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

    這時,另外兩人也趕了上來,看著敖北北,忍不住皺了皺眉,“小孩?從哪里冒出來的?”

    “不知道!

    “誒,看起來怎么這么眼熟?”

    “有點像敖安安!

    “敖安安好像是帶著兒子來參加節目的!

    “所以,這是……敖安安的兒子?”

    三人判斷出來后,對視一眼,頓時哈哈哈的笑出了聲。

    敖安安的兒子竟然落在他們手上了。

    聽到他們認出自己,敖北北眼睛瞪得圓圓的,厲聲道:“你們要是敢對我做什么,我爸爸媽媽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三人聽到敖北北的話,繼續笑了。

    “哈哈,我們的確是不會對你做什么,不過有你在手,你媽媽一定會投鼠忌器,我們還用得著怕你媽媽嗎?”其中一人直接嗤笑道,至于敖北北口中的爸爸,直接被忽略過去了。

    敖北北聽著,抿了抿唇。

    現在他落在壞人的手里,他要識趣點,等著媽媽來救他好了。

    看著敖北北不掙扎了,三人就將敖北北放了下來,帶著他一起回到了原來的地方,其中一個變換出繩子將敖北北綁得緊緊的。

    “我又不會跑,你們綁我做什么?”敖北北狀似不解的說道,眼睛滴溜溜地在轉著,顯然是在爭取著自己作為人質的好待遇。

    “誰讓你跟你媽媽長得太像,對付不了你媽媽,還對付不了你這個小毛孩嗎?”

    敖北北:“……”

    媽媽!你連累我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