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31章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作者:一捧雪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姑姑,姑父!

    蕭承錦拉著尹天瀾上前一步,極為歉疚的看著二人道:“是侄兒不好,讓你們憂心了!

    “你還說,都是你拐我女兒,不然她會千里迢迢自己偷跑來這里嗎?”

    一向溫婉的長公主,這會子竟然也不講理起來。

    “娘,您能不能不要再罵人了,當初選擇離開盛京,是我自己的主意,我明白自己的幸福是什么,所以會來自己追尋幸福,就跟三表嫂那樣,當初她若不堅持跟三表哥在一起,也不會有今天!

    尹天瀾皺著眉頭,撇著個小嘴,不服輸的跟娘親辯解。

    “你還提皇后,皇后娘娘她……”

    長公主忽然住口,想了想那是皇后娘娘,不能隨便議論,而后才道:“你以為人人都跟皇上一樣,一生只娶一妻,還有你有皇后的本事嗎,男人是需要教的,你會教嗎,比如你爹……”

    “咳咳咳!

    尹馳不好意思的在旁邊咳嗽了幾聲。

    教育女兒可以,這種事就不好往外說了吧。

    “咳嗽什么,你以為你年輕時候不風流,不想納妾,如果不是我時刻看著你,公主府早就女人一群,孩子一群了!

    長公主今個氣不順,所以對駙馬爺當真沒有一點好態度,還兜出一些陳年往事來說。

    在長公主看來,尹馳一直沒有納妾,還是得益于她教育得當,而且看的緊。

    尹馳立刻閉嘴,實在一句話不想說。

    什么叫她看的緊,他何時有過那份心思了。

    “表哥也會跟三表哥那樣的,我也會跟三表嫂那樣過的幸福的,爹娘你們就不要再干涉我了好不好,反正,反正我已經跟表哥住在一起了,說不定現在都懷孕了呢,你們說怎么辦吧!

    尹天瀾見爹娘拒不松口,竟說出這么一番驚人的話來,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長公主差點沒有被這女兒氣的背過氣去,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女兒當真是沒救了,根本就不聽勸,完全就是一個死心眼。

    “姑姑姑父,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錯事,對瀾兒的傷害很深,我現在已經知道自己錯了,也明白了自己應該要珍惜的是什么,所以希望姑姑姑父能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好好照顧瀾兒,還她下半生的幸福!

    蕭承錦緊緊握著尹天瀾的手,隨后看向長公主跟尹馳,態度極為真誠。

    一時間,氣氛有些僵硬,幾人都沉默的很。

    許久之后,尹馳看了一眼長公主道:“行了,女兒的嫁妝都送來了,我們不就是來送女兒出嫁的嗎,現在看到他們一切都好,你還別扭什么呢!

    “爹娘,你們真的是來給我送嫁妝的?”

    聽了這番話,尹天瀾頓時愣住。

    “不然還能怎樣?”

    尹馳無奈嘆了口氣,“我跟你娘這輩子所希望的,不過就是你好好的罷了!

    “娘!

    尹天瀾忽然撲進長公主懷中,眼淚婆娑,“對不起,是女兒讓您擔心了,您就相信女兒這一次吧!

    “好了,好了,都這么大人了,膩歪什么!

    長公主淡淡一笑,伸手拍了拍女兒的背。

    其實這次來,他們就是來送嫁妝的。

    而且他們之所以下定決心來,也是因這許多日子來,蕭承錦每十日一封信往長公主府里送。

    蕭承錦的誠心,總算是打動了他們。

    而蕭承錦之所以猶豫著不跟尹天瀾成親,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他想要靠自己的努力說服長公主跟駙馬給他一次機會。

    他想靠著自己的努力說服二人前來,看著尹天瀾出嫁。

    只有這樣,尹天瀾才不會遺憾。

    兩人這一來,婚期便立刻定了下來,而且就在八日之后。

    “八天,這么快!”

    尹天瀾頓時吃了一驚,看著蕭承錦道:“八天的時間能準備全么?”

    雖然她也有一顆恨嫁的心,可到底是自己的終身大事,她怎么可能不慎重,她也希望自己開開心心的做一回新娘子。

    一生只此一次,人生已是滿足。

    “傻丫頭,你當我之前一直沒準備么,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只是需要收拾一下王府,給瀾城的朋友下帖子來喝喜酒罷了!

    蕭承錦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的寵溺。

    其實早前他就已經派人悄悄準備了,該置辦的東西早就準備好了。

    八天的時間,不過是收拾一下王府,再準備下喜宴的事而已,甚至連嫁衣他都著人做好了。

    以前,他在盛京最想做的事就是:爭權!爭權!爭權!

    現在,他在瀾城最想做的事則是:娶她!娶她!娶她!

    嫁衣拿來的時候,安康郡主著實開心了一把,極為華美的嫁衣,一針一線皆是精致的很。

    看著那火紅的嫁衣,她的內心實在無法平靜。

    當初她看著薛綺婳穿著那嫁衣嫁入亓王府的時候,著實刺痛了雙眼。

    現在看到這件嫁衣,卻是覺得以前所受的苦都值了。

    沒有苦難,又怎會明白現在的甜有多美好。

    愛過知情重,醉過知酒濃,失去過才明白再次擁有該有多么幸福。

    八天之后,尹天瀾如愿出嫁,那一身火紅的嫁衣,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蝶,收斂了世間最美好的光華。

    隨著禮儀官的唱和,該行的禮都已行完,尹天瀾被喜娘攙扶著進了洞房。

    喜堂上的三位長輩,心中滋味,實在難掩,但最多的還是喜悅。

    總算盼到兒女圓滿,這輩子也沒什么可掛念的了。

    洞房之中,尹天瀾雙手交疊的坐在鋪了百子千孫被的喜床上,那顆心撲通撲通直跳。

    忽然有腳步聲走近,步履穩健。

    她一聽便知是誰。

    “給王爺請安,奴婢們恭祝王爺王妃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一屋子的丫鬟,也穿的極為喜慶,一直說著吉祥話,完全是想要討賞。

    亓王殿下今個心情非常不錯。

    大手一揮,便賞了整個院子里的人。

    看著尹天瀾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頓時翹了翹嘴角,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心中無比滿足。

    記得那時他跟薛綺婳成親時。

    那個女人也是美的,而且溫婉端莊,又是內閣大學士的女兒。

    那樣的女人應該會讓很多男子動心。

    可他娶她的時候,卻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或許在想喜宴上尹天瀾醉酒的樣子,心便會不自覺的被刺痛。

    那樣的一場喜宴,除了無奈便是無奈,還夾雜了權利的斗爭。

    而今個的喜宴,來的人不多,只有他在瀾城的一些朋友,還有一些忠心的下屬。

    大家也沒主仆之分,坐到了一起。

    但就是這樣一場人并不多的喜宴,卻讓他覺得無比滿足與幸福。

    原來幸福無關身份,無關權利,只關愛情。

    能與相愛的人在一起,哪怕是住在草落破屋,也是一種美好。

    否則即便再富貴,那也只是空有其表而無其心。

    蕭承錦揮了揮手,叫人全部退了下去。

    然后走到桌前,拿起紅秤桿,輕輕的挑起了尹天瀾頭上的蓋頭。

    蓋頭之下,那嬌俏的容顏,帶了幾分嬌羞,帶了幾分靈動,還帶了幾分幸福。

    “瀾兒!

    他走過去,輕輕握住她的手,低頭在她額上印下一吻,語氣輕而緩。

    她聽他說:這才是我等了許久的幸福。

    一句話,頓讓她紅了眼眶。

    她傻傻的靠在他懷里,閉上眼睛,說道:“以后不要再拋下我了好不好,你不知道我有多怕!

    當時失去他的時候,她真的覺得人生沒有光亮了,根本找不到前行的路。

    沒了他,她便再不是那個活潑靈動的女子。

    “不會了,永遠也不會了!

    蕭承錦點了點頭,隨后看著她,微微一笑,“我蕭承錦此生只有你一個女人!

    以后的以后,都只有她一個而已。

    心跳的亂了節奏。

    這一刻,尹天瀾真的很慶幸,自己當初能堅持自己所想來找他。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他低頭,一點一點吻上她的唇。

    纏綿的吻,柔和而美好。

    她嬌羞的閉眼,青澀的回應。

    許久之后,紗帳被落下,帳內傳來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音。

    屋內的花燭燃的異常喜慶,照亮了整個屋子。

    一夜美好至天明。

    事后,二人都明白了一個道理。

    當你想要放棄的時候,告訴自己,再堅持一點再堅持一點,哪怕只要再堅持一點點,也許就會看到希望。

    長公主與駙馬在瀾城住了整整一個月才回去。

    結果剛回去兩個月,便接到蕭承錦的書信,尹天瀾有了身孕。

    兩人舍不得女兒,尹馳索性辭掉了現在的差事,帶著長公主搬到瀾城去了。

    他們兩個也是人到中年,不想再波折了,只想守著女兒女婿,看著小外孫出生,享受一番含飴弄孫的樂趣,這輩子也就知足了。

    九個月之后,尹天瀾生了一個女兒,母女平安,蕭承錦甚喜,當日便為女兒取了名。

    蕭承逸與慕淺羽的禮物也從盛京送了過來。

    之后幾年,二人又得一子一女,生活美滿和樂。

    而且蕭承錦這個閑散王爺,還經常帶著妻子跟孩子到處游歷,日子過的比蕭承逸和慕淺羽還要自在。

    皇后娘娘對此簡直羨慕嫉妒恨,差點沒帶著孩子從皇宮里跑路。

    說到底,還是外面的世界更美好一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