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28章 不忘初心

作者:一捧雪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時光倒流。

    那一年,安康郡主不顧家人的反對策馬出京,直奔亓王蕭承錦的封地瀾城。

    瀾城本不叫這個名字,是蕭承錦去了之后改的。

    但當時尹天瀾還不知道,她只一心去見蕭承錦。

    原本以為是不急的,畢竟二人分開已久,那些最苦的日子也都挺過來了。

    她還記得,他成親的那晚,她哭著醉倒在喜宴上。

    看著他一身新郎喜服,新娘卻不是自己,心碎了的感覺,徹入骨髓,甚至都已經不痛了,麻木的不知所以。

    她以為會傾盡一生忘掉他。

    后來才明白,愛一旦入骨,想放手已是不可能。

    最終她選擇堅強面對,堅持自己最初的夢想去找那個人。

    即便家人阻攔,她還是義無反顧。

    當時走的匆忙,偏生路上又遇到了許多意外,連續跑了三天三夜的馬兒累死了。

    買馬的時候,又不小心丟了盤纏。

    身上所帶的干糧也不多了。

    不得已,她只好將幻情當掉,換到了路費,繼續南行。

    只是一路上天氣特別糟糕,連日陰雨,道路泥濘不堪。

    本來她是可以停下,等天氣好了再前行的。

    但當她踏上尋找他的路時,才發現自己竟然是那么的想他,仿佛一刻都不想要停止似的。

    所以很多的路不能馬兒不能跑,她都是牽著馬走過的。

    她一個嬌滴滴的郡主,硬是走了半路,騎了半路,歷經風雨,才算到了瀾城。

    當她灰頭土臉的走到瀾城,抬頭看到城門上‘瀾城’兩個大字的時候,眼眶瞬間紅了。

    或是心有靈犀,她看到那兩個字,便真的明白了他的心。

    只是連日的疲憊,終于撐不住,她昏倒在城門口,從馬上跌了下來。

    巧的是,蕭承錦一襲青袍正在外體察民情。

    自從來到瀾城,他的心情比以前好了許多,人不再那么壓抑了,卸下了心中的重擔,仿佛整個世界都亮了。

    然而唯一遺憾的是,他離開那日,終究沒等到她送行。

    他以為此生他們是不會再見了。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城門口的守衛焦急的喊了一聲,“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他下意識的回頭望去,便瞧見地上躺了一個人,熟悉的衣衫,耀眼的紫色,依舊光芒奪目。

    然而躺在地上的那人卻是瘦瘦的弱弱的,仿佛沒了生機似的。

    他的目光落在了她精致的小臉上,依舊熟悉的容顏,然而精神實在太差了,臉色黃黃的,好像很久沒有吃好似的。

    守衛想要伸手抱起尹天瀾,暫且將她安置到一旁。

    只是那守衛剛彎下腰,卻覺有一股強勁的風襲來,將他推到了一邊。

    等他回過神來,蕭承錦已經抱著人離開了。

    那侍衛頓時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那是王爺嗎?

    王爺何時對女人這么關心了?

    聽說王爺出京以前,遣散了后院所有的女人,來到這里以后,身邊更是沒有一個女子。

    所以瀾城的人一致認為,亓王對女人根本沒興趣。

    因此今個他的舉動,實在讓人大吃一驚。

    “郡主到底怎樣?”

    蕭承錦帶尹天瀾回了王府,立刻找來了王府的大夫。

    “王爺,安康郡主是長期疲勞,且沒有好好進食,身子太虛的緣故才會昏倒,怕是要在床上好好躺一陣子,多多進補,方才能好起來!

    那大夫急忙拱了拱手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

    蕭承錦點了點頭,目光又回到了尹天瀾身上。

    深沉的眸中劃過一抹疼惜。

    “瀾兒,你是來找我了嗎?”

    蕭承錦淡淡一笑,緊緊握住她的手,嘆了口氣道:“只是可不可以不要將自己弄的這么狼狽,身子弱成這樣,又要受好一陣子罪了!

    輕緩的語氣中滿是心疼,就好像他們小時候一樣,每次她練劍受傷,他都是這樣嘆氣的。

    時間仿佛回到了以前。

    尹天瀾一直沉睡著,直到第二日才醒。

    “我要去找他!”

    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夢,尹天瀾猛地大喊了一句,然后坐起了身子,額上滿是冷汗。

    蕭承錦守了她一日一夜,未曾合眼。

    忽然聽到這么一句,頓時一愣,隨后心中便全是溫暖與感動。

    她是要來找他吧。

    到底是有多大的信念,讓她在睡夢中還如此執著此事。

    “瀾兒!

    他伸手溫柔的拭去她額上的汗。

    “表哥?”

    尹天瀾眨了眨眼睛,忽然抓住他的胳膊,低下頭狠狠的咬了一口。

    “瀾兒,你是不是餓了?”

    蕭承錦無奈的笑了笑,眉頭微微皺了下。

    干嘛咬她,莫不是餓了?

    “我真的沒有做夢,表哥我真的沒有做夢,我終于找到你了!

    在確認自己沒有做夢之后,尹天瀾頓時喜極而泣,美麗的面上盡是激動之色。

    原來她剛剛是在試探自己有沒有做夢。

    這一幕似曾相識。

    好像慕淺羽也經常這么做,只是她喜歡掐蕭承逸罷了,到底沒下口,安康郡主卻是直接下口了。

    “沒有,你沒有做夢!

    蕭承錦微微一嘆,伸手摸著她蠟黃的小臉,心疼道:“怎么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路上都沒有好好吃東西嗎?”

    尹天瀾搖了搖頭,美麗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望著他,“沒有,我想盡快見到你,我想你想的都快要發瘋了!

    想念,便這般肆無忌憚的說了出來。

    蕭承錦頓時一愣,面上劃過一抹復雜。

    四目相對,氣氛頓時靜了下來。

    須臾,蕭承錦忽然伸手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低頭吻上了那片柔軟。

    明明是輕柔的吻,卻如此綿長,一點一點訴說著這一年的思念。

    尹天瀾小臉通紅,卻是沒有推開他,然而眼淚到底是再次落了下來。

    心忽然有了疼的感覺,疼過之后,卻是甜蜜。

    這一刻,她那顆死寂的心終于活了。

    又或者,她尹天瀾那顆少女心,只為他蕭承錦一人而跳。

    許久之后,他停下那個吻,輕拍著她的背,在她耳邊道:“瀾兒,我也……很想你!

    真的很想,只是不敢說,因為自己根本沒資格。

    可她到底是那個深愛他的女子,到底還是拋下了一切來找他了。

    他蕭承錦何其有幸能遇到她尹天瀾。

    “瀾兒,抱歉!

    他頓了頓,繼續開口,語氣依舊輕緩,“原諒我以前對你的傷害,若你愿意給我一次機會,我許你下半生幸?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捕鱼欢乐炸怎么刷到1亿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大全 股票涨跌与什么有关 官方幸运飞艇直播视频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任选6中奖规则 内蒙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土耳其幸运飞艇 江西快3真假 配资网上上盈排名 福利彩票3d试机号 泳坛夺金组选24怎么算中奖